196章回击(1/2)

加入书签

  温逸静眼神闪烁,随即又挺了挺胸,勉强迎上裴元歌那温和却慑人的眸光。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这边,神情虽然还算无恙,眼眸中却闪烁着各种猜测的光芒。

  就在这时,裴元歌却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言笑嫣然地走近,悄悄握住温逸兰的手,这才道:“我知道了,温三小姐一定是想着温姐姐明儿要出嫁,以后没有姐姐疼,因此吃起秦姐夫的醋,这才闹讲起来的吧?”说着,微微顿了顿,笑意宛然地看着温逸静,盈盈道,“秦姐夫是翰林,温伯父也是翰林,若说温三小姐觉得秦姐夫委屈了温姐姐,岂不是连温伯父也折进去了?我就第一个不信!温三小姐,你说是不是?”

  温逸静一怔,没想到裴元歌居然祭出了温睦敛,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裴元歌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若温逸静再坚持原本的话语,那岂不是说她看不起亲生父亲?这样大庭广众之下,不孝的罪名可是扣得严严实实;而且,她之前故作关切实为挑衅的话语,传到父亲耳朵里不要紧,最多也就是挨几句训斥,但裴元歌这话若传到父亲耳朵里,她定然讨不到好,说不定会狠狠地触怒父亲,再难翻身。

  这个裴元歌,果然不好惹,开口就触到了她的死穴!

  “瞧着模样,定然是我说中了。不过也难怪,温姐姐素来直爽豪气,待人真诚又没心眼儿,也难怪温三小姐会舍不得。”见她不做声,裴元歌哪里会给她思索应对的时间,当即笑着道,“既然这样,温三小姐快去找温公子,央求他们明儿狠灌秦公子几杯酒,好替你出口气!”说着,先掩口笑了起来。

  听她开口“秦姐夫”,闭口“秦姐夫”,温逸兰早红了脸,啐道:“元歌你这个没正经的小蹄子,就知道打趣我,看我不撕了你的嘴!”说着就要上前动手。

  裴元歌忙央求道:“好姐姐,看在我今儿来这儿得为你破财的份上,饶了我吧!”

  两人就此打闹成一团,欢声笑语如珠落玉盘。这种小儿女打趣玩闹的情形,顿时将方才温逸静言语带来的疑虑全部消除,都当温逸静是舍不得温逸兰,发孩子脾气,这才赌气说那番话,会心一笑,不再关注这边的事情,依旧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闲话,等着添妆的吉时。

  眼见着功败垂成,又被裴元歌搅和了,还趁机碰了温逸兰,倒显得她孩子气,不懂事,温逸静顿时恨得咬牙切齿,手中柔顺名贵的绣帕顿时揉成一团。

  见状,温夫人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忽然心中一动,招手叫来贴身大丫鬟翡翠。

  “找个人,悄悄地把三小姐方才的话传出去,想办法传到老爷耳朵里,重点是三小姐看不起翰林的官职,觉得有辱温府门第这话。记住,别让人追出这口风是从你这里透出来的,最好是无意中让老爷的贴身小厮听到。”温夫人悄声吩咐道。

  翡翠会意,知道这是要给温逸静和容姨娘上眼药,点点头道:“夫人放心!”

  看着翡翠退下,温夫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对于自己的丈夫,她再清楚不过,一向觉得她强势,偏疼姨娘和庶子庶女,对兰儿这个嫡女只是面上情,尤其为兰儿择定秦灏君这个女婿后,感觉对他的仕途没有帮助,更加不放在心上。即便将温逸静的险恶用心告知他,他也不会信,只会说温逸静小孩子,为温逸兰抱不平,倒是她这个嫡母多心。但是,如果事情牵涉到他自己,那就不同了。公公是阁老,他却在翰林院呆了这么久,连掌院都没混上,心中既不满,又自卑,若是听说了温逸静这样的话,正中心病,即使不发作,也会冷落她和容姨娘。

  温夫人深得温阁老和温老夫人的器重,本身又有两子一女傍身,只要没有太大的过错,正室的位置稳如泰山,因此也懒得跟那些姨娘庶子庶女们处处较劲儿,但这次温逸静和容姨娘在兰儿这样要紧的事上使绊子,用心狠毒,却是惹恼了她,总要趁这机会,给她们些苦头吃!

  想到这里,温夫人又微微地叹了口气,走近舒雪玉,忍不住道:“我就想不通了,裴诸城是个愣头青,最不喜欢耍鬼把戏的,你又是个暴脾气,我就好奇了,元歌这么灵透的孩子,你们是怎么养出来的?也教教我那个傻丫头!”

  舒雪玉浅浅一笑,却有些苦涩:“因为我和诸城都没管她,才能磨出来现在的元歌。”

  温夫人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这些年,舒雪玉被软禁,裴诸城征战在外,裴府是章姨娘掌府,那种女人对元歌又会存什么好心思?元歌小小的孩子,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