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章太后赐婚(1/2)

加入书签

  太后却没把皇帝的这番话放在心上,只当他想起上次裴诸城闹事的事情,随口说的玩笑话。但她也知道,眼下这情形对叶氏和宇泓哲极端不利,需得快刀斩乱麻,赶紧处理掉这件事,时间越长,皇帝对叶氏和宇泓哲的不满也会越深,当即道:“问卿你太胡闹了,还不快向裴四小姐赔罪?”

  “我跟她赔罪?”叶问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为叶氏实力雄厚,后宫又有皇后太后撑腰,叶问卿素来骄横惯的,连宇绾烟都没怎么放在心上,何况裴元歌这个尚书府的嫡女?尤其,她听到家族中有传言,说皇后被废,就是裴元歌捣的鬼,她跟废后的感情要深厚得多,因此对裴元歌本就十分痛恨,今天再加上宇泓墨的因素……。更何况,现在是她被裴元歌打了耳光,太后不但不为她做主,反而助纣为虐,让她给裴元歌道歉?她可是叶国公府的嫡小姐,太后的亲侄孙女啊!

  太后是不是老糊涂了?还是被裴元歌施了什么邪术?

  难道说,家族里的说法是真的,太后真的想把裴元歌扶持上后位,因此不惜余力地栽培,甚至为此废掉了皇后?好好的侄女不信,却去相信一个外人,太后这是昏头了吧!

  叶问卿想着,忍不住开口道:“太后娘娘,明明就应该裴元歌跟我赔罪,你居然反过来?你糊涂了吧?”

  就算是以前的皇后,也不敢当面对太后说这般不敬的言辞,何况是白身的叶问卿?太后顿时气得脸色苍白,指着叶问卿的手一直颤抖,几乎说不出话来,原本因为苍老而有些浑浊的眼眸目眦欲裂,充满着骇人的精芒,颤抖着声音道:“张嬷嬷,把这个……。把这个……。”

  只觉得喉间又是一阵甜腥味,天旋地转。

  “太后娘娘,您没事吧?”裴元歌适时上前,慌忙扶住太后,连声道,“太后娘娘息怒,千万要保重身体。哎,都是小女不好,小女不该把这件事——”似乎是想到叶问卿的言辞事关重大,若不辩白便难以自处,一时间又是委屈又是心疼太后,神色哀痛,“总之都是小女的错,若是没有小女,也就不会有今日的是非,也不会让太后娘娘您震怒,以至于伤了凤体。”

  叶问卿却在旁边冷嘲热讽:“本来就是你的错,这会儿又来装好人!”

  “你——”听着裴元歌柔语安慰,甚至把罪责全揽在自己身上,叶问卿却这般不知好歹,还在旁边说风凉话,太后怒气更甚,越发觉得,叶问卿这般放肆,已经不是性情骄横所能解释,根本就是有人撺掇,故意来气她的,当即也不留情面,怒声吼道,“叶问卿,你给哀家滚出去!”

  “太后娘娘息怒!”眼见事态失控,旁边的赵月燕忍耐再三,还是开口道,“这件事不能全怪叶小姐,都是那李纤柔生事,在旁边教唆挑拨,这才让叶小姐和裴四小姐闹讲起来,弄成现在的局面。依小女所见,这事正经应该重责李纤柔,以正视听才是。难怪五殿下当初不愿意娶她,原来她是这般爱生事。”

  毕竟,如果真让叶问卿受责,难保这位大小姐最后不会迁怒到她这个始作俑者头上。

  看眼下的情形,叶问卿跟本不是裴元歌对手,赵月燕已经不敢再把罪责兜到裴元歌身上,便推了李纤柔出来。在她看来,临江仙的事情闹得五殿下灰头土脸,太后对李纤柔必定没有好感,把责任推到她身上正合适。再者,此事若是归咎于李纤柔教唆挑拨,人品败坏,那五殿下和李纤雨做出来的事情反倒有了回寰的余地。

  将责任推到李纤柔身上,给宇泓哲和李纤雨脱罪,赵月燕的想法倒也符合人之常情,可惜,她忘了临江仙里,宇泓哲和李纤雨当众被抓,言行举止早就传开了,尘埃已然落定,若是能把罪责推到李纤柔身上,当初以叶氏的势大,皇后和太后的双重权威,怎么可能还是让宇泓哲名声抹黑,难以洗清?

  现在她再这样说,除了重提起这件丑事,彰显自己人品卑劣外,并没有丝毫用处。

  “赵月燕,做人也不能太无耻了!”旁边温逸兰根本听不下去,也顾不得皇帝和太后都在跟前,斥责道,“明明就是你们欺负李小姐,抢了她联系骑术的地方,又抢了她的马,还害得她受伤。这会儿居然又想把罪责推给李小姐,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你们还说李小姐晦气,临江仙的事情又不是她的错,明明就是她妹妹——”

  听温逸兰似乎准备说出宇泓哲,裴元歌猛地拉了她一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毕竟还当着太后的面,温逸兰要真说出宇泓哲的错,难保不会被太后记恨。

  “皇上,太后娘娘,不知道微臣能不能说句话?”就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只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