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章太后疑心(1/2)

加入书签

  虽然早就料到宇泓墨对裴元歌有心思但亲耳听到宇泓墨用这样的语调说要娶裴元歌柳贵妃还是勃然变色一时间牵动肩部的伤势脸上痛楚之色一闪而过缓了口气才开口道:墨儿你昏头了吧裴四小姐可是太后为你父皇准备的人你父皇对她也相当中意你这是想要跟你父皇抢女人吗你知不知道这是皇宫的大忌

  说到后面已经声色俱厉

  母妃说笑了宇泓墨依然带着微笑似乎有些漫不经心潋滟的眸中却十分郑重甚至还浮现着浅浅的温柔别人不知道倒也罢了母妃还能不知道吗太后准备的人父皇又怎么可能真的中意不过是幌子罢了

  别人或许是但裴元歌未必柳贵妃沉声道墨儿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父皇对裴元歌不同寻常别跟本宫说你看不出来你怎么会这样糊涂何况这裴元歌如今还是太后的人咱们跟叶氏的情形你该知道怎么一点戒备之心都没有墨儿本宫原本以为你不是个贪恋女色的人怎么就被裴元歌冲昏了头

  言下之意竟似在怀疑裴元歌是太后用来挑拨宇泓墨和皇帝关系的棋子

  母妃我的确不是也并没有昏头宇泓墨收敛起惯常的漫不经心和玩世不恭神色难得郑重沉凝我很清醒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我再说一遍我要娶裴元歌这辈子我的妻子只可能是她没有第二个人母妃您应该了解我的脾气我从来不会拿我的婚姻大事开玩笑而我决定的事情谁也不能勉强我改变

  他原本没打算这么快让柳贵妃知道裴元歌对他的重要性毕竟现在还有着太多阻拦但既然昨晚的意外已经让一切暴露在柳贵妃的面前他索性也不再隐瞒干脆将话说清楚明白宇泓墨甚至柳贵妃的脾性和手段裴元歌现在敏感的身份很可能会对他不利这对柳贵妃来说是大忌

  所以他必须要强硬让柳贵妃明白裴元歌对他的重要性以及他非裴元歌不娶的决心这样柳贵妃才会有所忌讳顾念着他不对裴元歌下手否则以柳贵妃的手段和元歌如今的处境柳贵妃说不定会借刀杀人干脆除掉元歌以绝后患

  他的语调很强硬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墨儿

  柳贵妃被他这样坚决的意志所震动她很少见宇泓墨这样坚决的模样唯一的一次就是在他十三岁那年按照宫里的规矩会安排引导宫女教习男女之事宇泓墨很强硬地拒绝说他不要甚至将春阳宫的宫女全部驱逐只留下太监和暗卫服侍当时她觉得墨儿这是不愿被女色所惑也是好事就随了他没想到现在墨儿再一次出现这种强硬的姿态却是为了裴元歌

  尤其再想到昨晚的事情只怕裴元歌在墨儿心里的分量比她想象中的还重

  甚至比她这个母妃更重

  犹记得她第一次发现墨儿甚至昏聩时不许任何人接近时墨儿对她已经十分亲近因此当她被高烧的墨儿推开时心中难免有种不被接纳的感觉直到后来将王美人叫来发现墨儿连王美人也认不出同样推开才觉得释然因为发现没有任何人能靠近高烧昏迷的墨儿但是昨晚墨儿居然肯让裴元歌靠近居然能够认得出裴元歌居然……

  这甚至让她心中有种类似嫉妒的感觉

  墨儿五岁就被抱到她的长春宫她费了无数的心思用了无数的手段再加上王美人因为毁容而疯癫才让墨儿接纳了她如果说在墨儿神智昏迷的时候没有人能靠近他倒也罢了但为什么现在裴元歌能够靠近她这个母妃却不能十一年耗费了无数心血的养育之恩到头来连区区裴元歌都抵不过吗还是说不是亲生的终究不会有亲生母子那种无法抹杀的血脉相连

  想到这里柳贵妃就越发痛恨起太后、皇后和叶氏

  如果不是他们她的烨儿也不会……她亲生的孩儿只抱了几天还没有满月的孩儿就……柳贵妃摇摇头截断了对往事的追忆现在再想这些也已经晚了……

  母妃我从来都没有真正求过你什么但这次我求你了宇泓墨双眸直视柳贵妃流露出恳切的哀求之意母妃我知道你素来疼我你就多疼我这次好不好虽然说她现在身份有些敏感但是并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还请母妃纵容我这次任性吧我真的很喜欢元歌

  柳贵妃叹了口气终究意动

  皇帝看重裴元歌墨儿又对裴元歌起了心思若是被皇帝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