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章我要娶她(1/2)

加入书签

  “先把墨儿放在我的床下,快!裴四小姐,请你站在我旁边,免得墨儿突然有动作,被人发现!”柳贵妃当机立断,眼下这情形,宇泓墨最好还是不要被人发现,这样一来,就需要裴元歌在旁边安抚她,也就是说,她们都不能出去迎接皇帝和太后!还有着满屋子的血腥味……。

  柳贵妃眼眸微沉,忽然拔出旁边护卫的长剑,猛地朝着自己肩胛骨的地方刺去。

  长剑穿肩而过,鲜血犹如泉涌。

  柳贵妃咬着牙,强忍着疼,拔出长剑,将染血的剑藏到床底下,又放下床帏遮挡住,然后瘫坐在床上,面色因为疼痛而变得煞白,嘴唇几乎咬出血来。

  “娘娘!”周嬷嬷和旁边众人都没料到柳贵妃会这样做,失声惊呼。

  裴元歌也大吃一惊,随即反应过来,迅速拿起旁边为宇泓墨包扎伤口剩下的绷带,在柳贵妃的伤口处沾染了血迹,然后剪断,扔在地上,紧接着拿起金疮药粉,快速地撒了些在绷带上。做完这一切后,裴元歌朝着旁边怔楞的众人喝道:“还愣着做什么?娘娘的伤口裂开了,血止不住!赶紧去请太医啊!”

  说着,又对柳贵妃道:“娘娘,小女知道您不愿意惊动皇上,让皇上为您担忧,可是伤口这么严重,光靠周嬷嬷和宫女们的处理根本就不行。还是去请太医过来吧!免得延误得久了,耽误了治疗的时机!”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刚好能让进来的皇帝和太后等人听得清楚。

  柳贵妃见裴元歌这么快就明白她的用意,并加以掩饰,眼眸中流露出赞许和感激的目光,故意道:“别说这些了,皇上和太后娘娘驾到,本宫要出去迎接才是。周嬷嬷,秋梧,你们来扶本宫起身!”说着,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是在撑不住肩头的疼痛,“啊”的一声惊叫起来,声音中充满了痛楚难耐的感觉。

  周嬷嬷和秋梧也明白过来,过来想要搀扶她起身。

  这时候,皇帝和太后已经走进偏间,身后还跟着陈妃等人,看到柳贵妃这般模样,都是一愣。皇帝三步并作两步过来,神色关切地道:“沉香,你这是怎么了?裴四小姐又怎么会在这里?出什么事了?”

  柳贵妃苍白的脸上勉强浮现出一丝笑意,道:“皇上——”

  这一开口,又牵动肩部的伤势,柳贵妃倒抽一口冷气,难以继续说下去。

  裴元歌向众人福了福身,代为开口道:“小女见过皇上,见过太后娘娘!小女原本要回营帐更衣梳洗,经过柳贵妃的营帐前,遇到周嬷嬷,请小女入帐。小女这才知道,就在皇上遇刺后,贵妃娘娘得到消息,正要刚过去探问,没想到才出营帐,就遇到逃窜的刺,刺伤了右肩,实在难以行动,但是又关切皇上的情形,所以听说小女是从皇上的营帐那边过来的,就向小女打听详细的情况。正说着呢,皇上和太后娘娘驾到,贵妃娘娘想要起身迎接,结果弄裂了伤口……”

  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柳贵妃并不是不关心皇帝的情形,因而不去探视,只是因为她受了重伤,难以行动。但仍然关切皇帝的情形,所以才会请裴元歌过来询问情况;因为柳贵妃受了伤,所以屋内会有血腥之气;而柳贵妃因为要迎接皇帝和太后,弄裂了伤口,所以无法出门迎接;裴元歌要照料柳贵妃,所以也无法迎接,只能在柳贵妃左右。

  这番话,这段话不但完美地解释了所有的疑惑,而且话语里尽显柳贵妃对皇帝的关切和忧虑。

  柳贵妃当然也能听的出来裴元歌在为她说好话,温然笑道:“是周嬷嬷见裴四小姐要梳妆,想着又何必回营帐内,不如在妾身这里更方便些。再者,妾身想着,营地出了刺,裴四小姐孤身回去毕竟不妥当,妾身这里毕竟有嬷嬷宫女,还有护卫,到底要安全些,所以就斗胆留了裴四小姐。”

  早在收拾完宇泓墨的清醒后,柳贵妃就让宇泓墨的暗卫离开,现在剩下的,是原本就派给柳贵妃的护卫。

  这番话实在说的温馨体贴,处处都在裴元歌着想,而且顺理成章。

  皇帝有些恼怒地向四周的人道:“既然受伤了,为什么不请太医过来?”

  关于这点,之前裴元歌已经给了提示,周嬷嬷当即委屈的道:“皇上明鉴,奴婢也劝了娘娘好几次,娘娘却执意不肯,说不愿意再让皇上和太后担忧。就连裴四小姐都劝了许多次,偏娘娘不听!皇上来得正好,正巧能帮着劝劝娘娘!”

  柳贵妃则道:“皇上怎么会来这里?”

  明明四周的人都在称赞她,如果换了裴元舞或者别人,会很谦虚地谦辞几句,然后和四周的人一唱一和,把这种情形维持下去,但柳贵妃则不然,她却偏偏要将话题转开。但这样一来,更容易取信于皇帝,让他心生好感!裴元歌在旁边看着,暗赞柳贵妃分寸把握得极好。

  果然,皇帝神色微缓,眼眸也柔和了稍许,道:“因为陈妃察觉到你一直没有来,营地又出了刺,太后担心你出事,所以提议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的出事了!你也是的,这时候怎么那么多顾忌?”说着,便向身边的人道,“还不快去传太医,给贵妃娘娘诊治!”

  话语中,显然已经释然,并没有丝毫的怀疑和不满,反而是以抚慰的意味多。

  听到是太后提议,裴元歌和柳贵妃心中都打了个突。宇泓墨遇刺,周身受伤地被暗卫带来营帐,而几乎是在同时,营地出了刺,最后又只有一名受伤的刺逃逸,两件事在时间上的接洽实在太过巧合,很难让人不疑心这是陷阱。而现在又是太后提议来到柳贵妃的营帐……。

  这就更可疑了!

  柳贵妃唇色苍白,却仍然坚持着道:“让太后娘娘担忧挂心了,妾身实在惶恐。”神色温然恭敬,挑剔不出任何毛病来!

  但太后却深知,柳贵妃就是这样温然恭敬地将她在皇宫中慢慢架空,难以插手后宫事务。但眼下皇帝对柳贵妃颇为怜爱,她也不好多说什么,环视四周,却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也只能笑着道:“瞧贵妃你说的什么话?你是皇上看重的人,哀家岂能不用心?照哀家来说,你也太任性了,伤得这么重,怎么能不看太医呢?这不是让皇上更加忧心吗?”

  “太后娘娘教训的是,妾身的确任性了。”柳贵妃并不强辩,而是顺着太后的话语说,反而更显得柔顺堪怜。

  太后每次跟柳贵妃交锋,都觉得有种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软绵绵的无处着力,也不再说话,心中却暗自奇怪。明明都已经安排好了,为何却会是这样的结果?而就在这时候,悄悄到另一件偏间探视的张嬷嬷也已经回来,冲太后摇了摇头,表示一无所获,让太后更加纳闷,下意识地看向裴元歌。

  接触到太后的目光,裴元歌为证,似乎不解其意。

  心中却已经肯定,这场事端绝对是太后安排下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宇泓墨背上行刺皇帝的嫌疑。皇后被废后,朝堂里接连几起事故,都与叶氏有关,整肃了不少叶氏的族人;相反,柳贵妃有了掌宫之权,柳氏也跟着水涨船高。此消彼长之下,柳贵妃和柳氏,显然让太后有了相当的危机感。

  尤其是宇泓墨,因为他有可能压下宇泓哲,成为太子人选。

  所以,太后才会设下此计。她甚至不用指望皇帝一怒之下将宇泓墨治罪承办,只要皇帝心生怀疑,认为宇泓墨有不轨之心就够了。而且这个时机也选得很好,柳氏声势正高涨,从这次秋猎,众位官员更多向柳贵妃的父亲兄弟攀交情,打关系就能看出来。在这种荣宠令人昏头的情况下,宇泓墨这个名声素来张狂的皇子做出大逆不道的行径,显然也更容易被人接受。

  这招实在太阴毒了!

  接触到裴元歌疑惑的眼神,太后才想起来,这件事裴元歌并不知情。不过,看裴元歌这样子,显然之前并没有特殊的事情发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听得隔壁一阵框框当当的声音,似乎是盔甲相撞的声音,紧接着,便见王敬贤领头,带着护卫们冲了进来,边走还边道:“我等奉皇上之命,搜查刺,任何营帐都不能放——皇上!”猛地转头看到阴沉着脸的皇帝,众人急忙跪倒在地。

  皇帝怒喝道:“搜查刺怎么搜到了贵妃的营帐里?不知道贵妃受伤了,需要静养吗?”

  王敬贤满嘴苦涩,这点他还真的不知道……

  “皇上息怒,王统领也是奉旨办事。再说,妾身并没有张扬受伤的事情,王统领又怎么会知道?”柳贵妃温柔地道,随即转头向王敬贤道,“王统领尽管按规矩办事,将大厅和另一件偏间好好搜查下。确定刺不在本宫的营帐里,本宫也能够安心些!”说着,向旁边道,“周嬷嬷,你带着王统领仔细搜查,不可错漏了任何地方。”

  却是无形之中,将自己所在的房间摘了出去。

  不过,即使她不这样说,以现在的情形,给王敬贤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搜查柳贵妃所在的房间。相反,对于柳贵妃肯为他说话开脱,又肯给以方便,不为难他,王敬贤心中十分感激,却仍然不敢动,只是偷眼看着皇帝的脸色。

  “皇上!”柳贵妃柔声道。

  皇帝冷哼一声道:“贵妃已经说了,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做事!”

  “是!”王敬贤应道,急忙带人退出这个偏间。

  而这时候,太医也已经匆匆赶到,为柳贵妃诊过脉象,又问了伤口处的情形,开出汤药和外敷的药膏后,又叮嘱了禁忌,这才退下。太后听到太医的话,眼眸微动,柔声道:“贵妃不必担忧,尽管安心养伤。宫里的事情就暂时让别人代管着,你先按照太医所说,把伤养好了再说!”

  柳贵妃眼眸微变,太后这意思,是想趁着她受伤,将她刚得手没多久的掌宫之权夺走。

  现在皇上看重的人中,除了柳贵妃,接下来就是华妃和陈妃,吴才人和钱才人毕竟资历浅,暂时还没这个资格!但华妃和陈妃都是叶氏的人,这就等于掌宫之权,暂时交到了叶氏手上。即使只是暂时,柳贵妃也不愿意看着叶氏再次在后宫坐大。偏偏太后说得合情合理,还是一副为她着想的模样,也不好推举。

  稍加思索,柳贵妃便温然笑道:“多谢太后娘娘体谅!”却又将目光转向皇帝,柔声道,“妾身也在想这件事,毕竟伤势不轻,需要养将一段时日,处理六宫事务,难免有力所不逮的地方,若是有疏漏之处,那可就罪过大了。妾身之下,便是贤妃妹妹,不如就由贤妃妹妹暂时代管,再由华妃和陈妃辅助,顺便也让吴才人和钱才人跟着学些,不知道皇上意下如何?”

  太后没想到柳贵妃会将早已经失宠的贤妃搬出来,不由得一愣。

  而这怔愣间,皇帝已经点头道:“按规矩正该如此,就照你所说,等你伤养好了,依旧还是由你掌宫!”在皇帝私心里,显然也不愿意将掌宫之权交给叶氏的人,现在上面有贤妃的份位压着,下面又有新冒头的吴才人,太后也好,陈妃和华妃也好,就会受到诸多限制,无法恣意而为。

  这样一来,柳贵妃短暂地养伤期间,也不会出太大的风浪。

  太后显然也想到这点,不由得有些郁郁。

  见皇帝并无离开的意味,若是在平时,这是她的恩宠,柳贵妃只会为此自得,但现在地下还有个宇泓墨,如果被察觉到就万事不妙,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留皇帝,便笑着道:“多谢皇上对妾身的关心,只是妾身如今受伤,毕竟意头不好,皇上您还是暂时避一避。毕竟现在是秋猎时期,多注意些总是好的。”

  皇帝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也知道自己在这里,柳贵妃换药等诸般事情都有不便,神色有些犹疑。

  见状,柳贵妃便道:“如果皇上实在放心不下,不如请裴四小姐留下。有裴四小姐这般细心周全之人照料妾身,皇上应该能够放心了吧?说起来也奇怪,妾身方才与裴四小姐相谈,竟然也觉得十分投契,倒像是上辈子有缘分似的!”说着,忽然恍悟,忙转头向太后歉然道,“还请太后娘娘赎罪,妾身只是因为跟裴四小姐说得投契,一时间竟忘了裴四小姐是太后心头所爱,自然是要服侍太后的,倒是妾身失言了!”

  话虽如此,心中却捏着一把冷汗。

  墨儿必须得裴元歌安抚才行,而且必须就在附近,不能远离,如果太后带裴元歌离开,还没出偏间的门,说不定墨儿就会闹腾出动静来,到时候真是百口莫辩。因此,她故意跟皇上请求,接着又对太后这般说话,就是想要通过言语的挤兑,让裴元歌能够光明正大地留在她的营帐里。

  皇帝审视着柳贵妃的神色,静默不语。

  太后显然也很奇怪,柳贵妃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稍加思索,便笑着:“哀家身边有张嬷嬷在,既然贵妃受了伤,又难得跟哀家求人,那元歌你就留下来照料贵妃吧!记住,要小心谨慎,别毛手毛脚的,惹贵妃生气!”

  裴元歌福身道:“是!”

  皇帝依然看着柳贵妃,好一会儿才淡淡笑道:“既然母后都同意了,朕自然更不会反对!裴四小姐,要辛苦你了!不过,沉香素来柔和,为人处事又老练,裴四小姐在这里想必也不会出什么岔子,母后倒不必忧心。”话语虽然是劝慰太后,却是在暗暗警告柳贵妃,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柳贵妃自然听得明白,心中又是一沉。

  看起来,皇上对裴元歌的确很看重,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给她面子,却还在警告她不许为难裴元歌。

  想着,柳贵妃却笑着道:“妾身当裴四小姐如妹妹般,再者,裴四小姐这样的容貌,这样的伶俐,妾身喜欢还来不及呢,哪里会出什么岔子?皇上和太后娘娘请放心!”

  皇帝点点头,搀扶着太后离开。

  等到众人都离开后,确定周围都是自己人,柳贵妃在处理伤口的同时,命人将宇泓墨搬出来,放在旁边的软榻上,又命人细心查看周身的伤,有的地方伤口裂开,重新敷药包扎后,便以熬药的名义将众人都挥退下去,精致的偏间内,只剩下柳贵妃、裴元歌,和昏迷不醒的宇泓墨。

  柳贵妃脸上温婉的笑意慢慢消失,神色沉凝,细细地打量着裴元歌。

  而裴元歌也在打量柳贵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