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章是我元歌(1/2)

加入书签

  想着迟迟未至的柳贵妃,裴元歌心中慢慢涌起不好的预感。现在大家的心神都被刺事件吸引,暂时都还没有发现柳贵妃的缺席,但柳贵妃这样的人物,终究会有人想起来的。尤其,如果说这件事是有人故意设计的话,幕后主使更加不会错过这个细节,以此挑发事端……。

  就在裴元歌阴霾笼绕的时候,柳贵妃也同样愁云满面。

  “娘娘,怎么办呢?”就连周嬷嬷那刻板的脸上都露出了焦虑的神色,“虽然说这个营帐离刺消失的地方有段距离,但如果前面一直搜查不到,迟早会搜到这里来的。如果被那些人看到……。再说,出了这样的事情,娘娘您一直没去皇上那里,如果被人发现,肯定会拿来做文章,到时候就更加被动了!”

  柳贵妃秀眉紧蹙,贝齿微微地夭折下唇,又起身到了偏间,问道:“还是不行吗?”

  辉煌精致的偏间内,只见宇泓墨右手执剑,横在胸前,幽黑的眼眸中映不进任何身影,如野兽般泛着冷光,警惕地盯着四周。大红的衣衫上到处都是被利刃割破的痕迹,血迹满身,连雪玉般的脸上都还带着几滴血珠,显然经过了一番苦战。

  周围的人原本是他的心腹暗卫,如今却被他当做敌人,紧紧地防备着,不许任何人靠近一步。

  寒铁无奈地道:“娘娘您也知道,九殿下一旦发烧失去神智,就谁也不许靠近。偏偏这时候的他对周遭的动静反而会更敏锐,属下原本想用迷药先让他睡着,结果还没来得及取出来,就被九殿下察觉,发暗器打落在地上,甚至差点取了属下的性命,现在谁也不敢妄动,只能这样僵持着。”

  他连说话的声音都很轻,生怕惊动宇泓墨,徒生波折。

  “墨儿,你看清楚,是本宫!本宫是你的母妃!墨儿,你醒醒吧!”柳贵妃明知道是枉然,却还是忍不住哀声呼喊着,希望能够暂时唤醒宇泓墨的神智,躲过眼下的危机。

  可惜,宇泓墨置若罔闻,面若寒冰地看着每一个人。

  这就是柳贵妃不能脱身的原因。

  秋猎第一天,本该出现的宇泓墨却镇日未曾露面,柳贵妃心中担忧,派周嬷嬷去打听,却始终得不到消息。直到晚间,寒铁和一众暗卫才突然带着浑身浴血,周身是伤,昏迷不醒的宇泓墨前来。据他所说,是遇到了杀手围攻,等到他们看到宇泓墨的讯号赶过去时,杀手已经伏诛,但宇泓墨也受了伤,昏迷过去。

  结果,才到柳贵妃的营帐,因为受伤而发起高烧的宇泓墨却突然暴起,成了现在这模样。

  宇泓墨发烧失去神智时,谁也不认识,这点众所周知,原本没有什么。问题是,就在柳贵妃正要去请太医时,突然传来皇帝遇刺,刺逃窜的消息。据说,逃窜的刺只有一人,受了剑伤,在众人住的营帐附近失去影踪。如果被搜查的人看到宇泓墨眼下的模样,说不定会怀疑他是刺杀皇帝的刺,禀告到皇帝那里去。

  即使皇帝没有因此就断定宇泓墨是刺,只要他有了这样的疑心,就对宇泓墨极为不利。

  偏偏宇泓墨现在这副模样,谁也不许靠近,在这种僵持的局面,只要搜查的人一到,很容易就能看到他周身利刃所伤,显然是经过苦战的模样,时间上又如此的巧合……。尤其,如今柳氏声势高涨,宇泓墨隐隐有压下宇泓哲的趋势,叶氏和太后正视宇泓墨为眼中钉,即使没有人安排,遇到这种事情,也会推波助澜,让宇泓墨背上刺杀皇帝的嫌疑,那事情的麻烦就大了!

  柳贵妃深知厉害,竭力想要掩饰,无奈失去神智的宇泓墨丝毫也不配合。

  他们又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怕被人察觉,因此进退维谷。

  “娘娘,听秋梧秋桐说,太后以及各位娘娘,还有五殿下六殿下都已经赶到了皇上那里。您这样缺席,总会被人察觉到的,到时候会把事情弄得更复杂。不如您先赶过去,这边让奴婢们再想办法?”红棉轻声道。她和周嬷嬷一样,是柳贵妃最信任的人,只是平时默不作声,不怎么引人注意。

  柳贵妃摇摇头,沉声道:“不行。本宫在这里,即使搜查的人到了,也还能延误遮掩一二。本宫若是离开了,事情就更难以收拾了!”说着,又忍不住唤道,“墨儿,你醒醒好不好?你看看母妃,是母妃啊,不是你的敌人,不是想要害你的人,墨儿!”

  说着,神色凄楚,眼睛里涌出盈盈的泪光。

  “娘娘,以奴婢看,这件事恐怕不是意外,说不定什么刺,根本就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还刺伤了皇上,为的就是要惹皇上震怒,再看到这样的九殿下,说不定真的会失去冷静和理智,以为九殿下是刺杀他的刺!这事八成跟叶氏那边脱不了关系!”红棉愤愤地道,神情恼怒。

  柳贵妃心力交瘁,听这话更觉得刺耳,喝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要紧的不是谁主使这件事,而是怎么度过眼下的难关!”

  “这时候,别说让九殿下清醒,就算让他暂时昏迷过去,不要弄出动静来,有娘娘在,想要遮掩也容易得多,偏偏…。”周嬷嬷终究年纪大,阅历更深,比红棉更能沉得住气,看清楚事情的关键,“娘娘,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九殿下一发烧就这样,谁也拿他没办法。与其等到被搜查的人发现,还不如我们先发制人,就说九殿下遇到刺受了伤,要请太医过来!”

  柳贵妃摇摇头,冷静地道:“不行,若是在遇刺前,或者遇刺时,我们去禀告,问题都不大。但现在去禀告,又有太后和陈妃在那里,必定会引到皇上怀疑墨儿,到时候反而是我们自投罗网!只有皇上对墨儿有一丁点的疑心,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可是,九殿下这样子,谁也没办法,就连——”周嬷嬷看了看寒铁等人,压低声音在柳贵妃耳边道,“以前九殿下发烧时,也曾经找王美人过来,一样没法子让九殿下平静下来。如果这幅模样被搜查刺的人看到,事情会更被动!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恐怕也只有……”

  她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

  柳贵妃却已经明白她的意思,紧紧地咬着下唇,挣扎犹豫许久,还是摇摇头,道:“嬷嬷,不行的。且不说墨儿是本宫一手养大的,他现在也是柳氏的希望所在,没了他,就是叶氏没了宇泓哲一样!再等等看,说不定过会儿,就能抓到刺,那墨儿也就不会引起怀疑了。”

  就在这时,秋梧匆匆进来,神色焦虑,却仍不忘压低声音道:“娘娘,已经搜完了官家女子和众臣的营帐,朝着皇室和妃嫔们所在的营帐过来。恐怕很快就会搜到这里,听说并没有刺的影踪,而且皇上还下了旨,不管是谁的营帐,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刺找出来!”

  事情越来越紧急!

  柳贵妃牙齿咬得下唇几乎出血,心急如焚,到底要怎么办?要怎么办?

  突然间,寒铁像是想起了什么,神色一动。

  柳贵妃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了,忙问道:“寒铁,怎么了?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办法?”

  “这……。”寒铁犹豫着,不敢开口。他是想起他在裴四小姐闺房找到九殿下的那次。之前九殿下似乎有些发烧的征兆,而后来在裴府找到九殿下时,他的身体也有些虚弱,像是病过。只是,如果九殿下当时真的发烧失去神智,以他这样的个性,按理说应该会闹得裴府人尽皆知,但当时的情形显然不是如此。他当时并没有多想,只以为九殿下或许并没有烧起来,所以没事。

  但现在想想,或许裴四小姐能有办法让九殿下安静下来?

  只是,这样一来,就要在柳贵妃面前暴露九殿下对裴四小姐的心思,寒铁捉摸不定这样做是好是坏,因此不敢轻易开口。再说,裴四小姐也未必能……

  “寒铁!”柳贵妃恼怒地呵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形?你难道看不清楚吗?难道你想让墨儿背上刺杀父皇的罪名,或者嫌疑吗?有什么话就赶快说!”

  寒铁犹豫再三,还是道:“贵妃娘娘,属下在想,是不是让裴四小姐来试试?”

  柳贵妃愕然抬头,目光如闪电般看向寒铁,这话什么意思?让裴元歌来试试?寒铁是墨儿的贴身暗卫,他这样说,难道墨儿真对裴元歌有不同寻常的心思?这到底……但眼下的情形让她顾不得细想,虽然觉得希望不大,但眼看着已经走投无路,倒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柳贵妃当机立断,问道:“寒铁,能信得过裴四小姐吗?”

  寒铁点点头,道:“属下认为可以试试。”

  他也不敢把全盘事情都告诉柳贵妃,因此说得含含糊糊。

  “不行啊,娘娘!”红棉立刻道,“刚才秋桐说,裴四小姐也在皇上那里,跟太后在一起。这样贸贸然派人过去,肯定会引起别人注意。再说,裴四小姐是太后的人,众所周知。现在我们最要瞒住的就是太后和叶氏,这样做,才真的是自投罗网!”

  周嬷嬷也觉得事有蹊跷,劝阻道:“娘娘,红棉说得对,这太冒险了!”

  “寒铁,现在裴四小姐在太后身边,本宫不能派人将她叫过来,否则太容易引人注意,说不定裴四小姐没到,先把别人引过来了!”柳贵妃深吸一口气,决定赌赌看,“你过去,想办法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给她传个消息,然后看她怎么做。记住,不能惊动任何人,尤其是太后!”

  寒铁道:“属下遵命!”

  转身就出了营帐,悄无声息地朝着皇帝的营帐赶过去。好在皇帝追查刺心切,并没有回到营帐,而依旧在外面等候消息,因此太后等人也陪他在外面等。寒铁赶到附近,一眼就看到裴元歌站在太后身旁,神色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颇为忧虑,偶尔会朝着柳贵妃的营帐所在的地方望去,但很快就收回目光,免得引人注意。

  或许裴四小姐已经察觉到不对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