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章原形毕露(1/2)

加入书签

  “父……父亲,女儿,女儿是……”裴元舞没想到会被裴诸城截住,努力地想要自己平静下来,却还是忍不住心慌意乱,“女儿听说这附近住着一个绣娘,绣工十分出色,想要来请她帮女儿绣几张帕子,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父亲。”

  “是吗?”裴诸城紧紧地盯着她,问道。

  裴元舞定了定神,:“是。”说着,又试探着问道:“父亲怎么会在这里?”想要反为主。

  “反正不会是来找绣娘绣东西的。”裴诸城冷冷地道,却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没等一会儿,便有个身着亲兵服色的护卫跑过来,在裴诸城耳边说了几句话。听完,裴诸城神色更加阴沉,转向裴元舞,神色沉黯:“这就奇怪了,根据护卫的打听,这附近并没有什么绣娘,会不会是舞儿你弄错了?”

  “真的吗?”裴元舞心中越发忐忑,努力做出惊奇的模样,“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流霜打听错消息了?并不是这个胡同?”说着,转头向流霜道,“怎么回事?”

  流霜急忙跪下,神色惶恐:“那人信誓旦旦地跟奴婢说,在这里住了个绣技如神的绣娘。奴婢没想到她竟是在欺骗奴婢,害得大小姐白走一趟,还请大小姐恕罪。奴婢回去一定好生查询,若那婆子是信口开河,定当严惩!”却是跟裴元舞一唱一和,想要把事情就这样遮掩过去。

  “这附近的确没有绣娘,却有个特别的人家,他们家的三儿子被送入宫中做太监,如今正在萱晖宫当差,颇得太后的信任,所以他们家宅邸才会跟别的宅子不同,正是这条胡同里唯一的宅邸,也就是舞儿你方才想要敲门的人家!我稍稍派人问问四邻就能知道,舞儿你难道连这也能弄错?”裴诸城眼眸中闪过失望之色,“再说,就算舞儿你要出来找绣娘,又何必甩开裴府的护卫和马车,自己去租马车过来?”

  裴元舞悚然一惊:“女儿……女儿……”

  “就算你要找绣娘,绣几张帕子,用得着把你的金银首饰拿出来当掉,换成银票吗?一千七百两银子,舞儿,你倒是告诉我,什么样的绣娘这样金贵,需要这么多的绣金?”裴诸城说着,以目光示意,旁边的亲兵立刻上前,取出一个包裹,解开,只见金光灿灿,珠玉生辉,正是裴元舞现在在当铺当掉的金银首饰。

  想要让那个太监帮自己说话,就必须有足够打动他的利益,不可能空口白话。

  以裴元舞在裴府的受宠,想从账上支取一两千的银两也并非太难,但从账上支银,账房肯定会禀告裴诸城。如果裴诸城问起这笔银两的去向,难免会引起怀疑。因此,裴元舞是拿出不经常用的金银首饰当掉换来的银两,没想到然还是被裴诸城发现,而且逮个正着,连当掉的首饰都被他赎了回来,一时间更是慌乱无措,终于不知道该如何掩饰了。

  她当然不知道,裴诸城听裴元歌说完她在宫中的行径后,心中早就起了疑心,外松内紧,今天裴元舞出门,他一直都派人盯着,裴元舞甩开护卫车夫,当铺典当,再到这里的种种,裴诸城都看得清清楚楚,这才能在关键时候出现。再听护卫打听出那户人家的底细,就更觉得事情有异。

  “父……父亲……”裴元舞对这种情况显然准备不足,无言以对,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裴诸城倒没有继续追问,道:“回府吧!”

  胡同口显然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到裴府后,裴诸城带着裴元舞到了房,将所有人都遣退,只剩下父女二人。裴诸城坐下,瞬也不瞬地看着裴元舞,淡淡道:“说吧!你将首饰典当,拿着近两千两的银票到萱晖宫太监的家中做什么?你想托那家人给太监传什么消息?”说到最后,不由得带上了几分痛心,“舞儿,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裴元舞雪白的牙齿咬着下唇,几乎毫无血色,挣扎着不说话。

  “是不是因为太后最近没有宣召你,所以你着急了,想要去通过这个太监在太后跟前提一提你,好让太后想起你?正好趁着现在皇后被废,太后急需在后宫安插人手的时机,让太后提携你,让你能够入宫做宫嫔?”见她不答话,裴诸城索性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裴元舞面色一变,愕然抬头,没想到裴诸城竟然能够猜到她的心思。

  看到她的神态,裴诸城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幽幽地叹了口气,显然,舞儿之前跟他说静心思过,幡然悔悟前罪的话都是假的,只是在欺骗他而已!早在歌儿跟他说那些话时,他心中就有怀疑,但仍然抱着一线希望,希望是自己猜错了,但现在,在事实面前,既恼怒又痛心。

  “舞儿,你为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