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章章府败亡(1/2)

加入书签

  虽然皇帝当场说要废后,但废后的旨意要真正颁布,还需要礼部的安排。提前接到消息的叶氏竭力拖延礼部的动作,同时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几次入宫,痛哭流涕地恳求太后,希望太后能够扭转乾坤,阻止废后之事,但却都被太后冷冷地顶了回来。

  “这事哀家也无能为力,谁叫皇后非要把事情闹得那么大,众多妃嫔在场,她又提前把话说得那么绝,要哀家怎么替她说话?”太后眸色锐利,神情恼怒,冷哼道,“哀家还想要问问你们,皇后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们就一点都不知道?怎么不提前拦着?现在出了事端就想起来哀家了?当时皇后把谋害赵婕妤的罪责推到哀家身上时,谁理会过哀家的死活?”

  “太后娘娘,那都是误会!”世子夫人辈分小,不敢插话,国公夫人仗着是太后的嫂子,陪着笑脸解释道。

  “误会?那你们告诉哀家,玉清是怎么回事?那可是你们送到哀家身边的,指天赌咒说可信可靠,结果呢?几乎将哀家推入深渊!若不是元歌机警,这会儿要进冷宫的,就不是皇后,而是哀家!”太后愤愤地道,想到自己为叶氏的繁荣昌盛苦心筹谋,操碎了心,却被叶氏出卖,几乎万劫不复,就觉得心窝子又是一阵一阵抽紧地疼,喉间一片甜腥,似乎又有吐血之兆。

  “这……。”叶国公夫人无言以对。

  见她这幅模样,太后冷笑着,道:“这场事端都是皇后自作孽,哀家也没法子!张嬷嬷,送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出去。还有,哀家心口疼,去叫路太医过来,这些天哀家要好好养身,不见外!”说着,就挥手命张嬷嬷将人送出去。

  裴元歌替她揉着心口,软糯地道:“太后娘娘消消气,要保重身体才是!”

  “还好有你这个丫头在哀家身边!”太后觉得这话颇为熨帖,欣慰地道,从前对裴元歌的好,不过是看她容貌与那个女人相似,将来或许有用,再者裴元歌又是个聪明美貌的女子,顾大局,知进退,又得皇帝青眼,用来拉拢皇帝,巩固叶氏再稳当不过。但经过赵婕妤遇害一事,在最危急的关头,裴元歌却能够翻手,瞬间扭转不利的局面,这倒真让太后生出了倚为臂膀的心思。

  玉清伪证,皇后陷害,家族背叛……

  所有的事情加起来,让太后有了空前的危机感,对任何人都充满了不信任。裴元歌便抓住了太后心灵正空虚脆弱的时候,陪在她身边,以得到她更进一步的信任。

  “太后娘娘,有句话,小女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裴元歌犹疑着道,见太后点头,才继续说,“虽然说皇后是咎由自取,可是,她毕竟是您的亲侄女,有这份血缘关系,对您和皇后都多加敬畏。如今皇后被废,对太后您来说,终究是失了助力。唉,也许小女当日不该把事情说出来,也不会……。”

  说着,十分懊悔的模样。

  听到这话语里的意思,尽是为她和叶氏着想,太后并不以为杵,反而觉得裴元歌极为贴心,拍了拍她的手,也流露出几分真意,道:“话虽如此,可当时的情形你也瞧见了,皇后分明是要置哀家和你于死地,若不是你机灵,结果堪舆。再说,你当时还未哀家和她着想,想要替她遮掩,若不是她咄咄逼人,你也不会说出来。算了,不想这些了,如今,只看皇上要如何处置这件事。”

  就这样,裴元歌一招欲擒故纵,彻底地洗脱了算计皇后的嫌疑。

  虽然说叶氏也极力奔走,想要挽回废后的败局,但这件事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揭发,皇后的言行众妃嫔都瞧见了,皇帝又提了死囚试药,服用皇后送来的补药,与灼红花的香味混合,三日后死囚暴毙,死状与赵婕妤一模一样,可谓铁证如山,难以遮掩,更难驳斥。

  因此,关于赵婕妤遇害一事的正式圣旨,很快就颁布下来。

  谋害赵婕妤及龙裔,证据确凿,皇后叶玉臻被废,打入冷宫。御女章文苑为皇后出谋划策,又提供毒药,也参与此事,被处以腰斩之刑;毒药是章家所搜罗的,这也很快被查证出来,虽未灭族,却被抄家,章显夫妇为虎作伥,搜罗毒药,被判斩立决,其余众人虽不知情,但也被连坐,全部流放三千里为奴,无一幸免。

  章府原本想靠章文苑飞黄腾达,这才把女儿送入宫中。

  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荣华富贵还未到手,却先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和子孙后代的前途,倒也讽刺。

  相比章家,叶氏的处置就轻多了,只将叶国公削爵减俸,国公世子被责令闭门思过。同样的,五殿下宇泓哲受皇后连累,同样被禁足自省。而在圣旨中,皇帝特意点明,皇后谋害龙裔,又意图嫁祸六皇子宇泓瀚,本是大逆不道,罪及宗族,但念在太后抚育教养之隆恩,感念孝道,因此才从轻处置,希望叶氏往后莫在行差踏错,辜负太后及皇帝的厚爱。

  这道圣旨,在外人看来,虽然废除了皇后,但因为有太后在,叶氏还是稳固如山的。

  原本皇后身为国母,又有宇泓哲傍身,再加上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因此叶国公慢慢将叶氏的重心转移到皇后身上,玉清的事情就是明证。这点让太后非常介意。但现在皇后被废,打入冷宫,圣旨中却又着意体现对太后的敬重,因此,接连几日,叶国公夫人和世子夫人又忙着进宫逢迎讨好太后,不敢有半点违逆。

  太后虽然有些不齿这种前倨后恭的态度,但终究又在叶氏扬眉吐气,成为叶氏的重心,自然觉得分外窝心和舒畅,更认为皇帝还是很顾念她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