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章谁是真凶(1/2)

加入书签

  在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赵青身上时,裴元歌却是紧盯着皇后和章文苑,见她们脸上只有恼怒之色,却并无畏惧惊慌,心中顿时有种预感,只怕没这么容易把皇后揪出来。

  “奴婢也不知道幕后主使到底是谁,奴婢只知道,联系奴婢的那个太监自称姓金,叫金成祥,就是他来找奴婢,让奴婢在太后娘娘赏赐的人参中下毒的,毒药也是他交给奴婢的。”赵青满脸泪痕地道,“奴婢原本不愿意,婕妤娘娘待奴婢虽然不算好,却也不算差。可是,金公公说,如果奴婢不愿意,他有的是法子让奴婢无声无息,不惊动任何人地死去。接着,奴婢好好地做事,却接二连三地遭遇凶险,几次险些意外丧命,金公公说这是他手下留情,如果奴婢再不识好歹,就……。他还说,奴婢不是婕妤娘娘的贴身宫女,婕妤娘娘出事后,奴婢也不会跟着殉葬,他会想办法让奴婢出宫,再给奴婢一大笔钱,让奴婢能够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说着,赵青不住地磕头:“皇上,真的是他威胁奴婢的,奴婢也是逼不得已啊!”

  “混账东西,就为了这个,你就在人参中下毒,害死婕妤娘娘,也害惨了我们这些姐妹,我杀了你!”旁边的腊梅听着,满脸愤恨,眼眸中几乎要冒出火来,冲上来简直想把赵青碎尸万段。她把所有的前程和希望都寄托在赵婕妤身上,现在彻底烟消云散,性命还悬在头顶,焉能不恨?

  旁边的侍卫急忙拦住她,但只耽误了片刻,赵青已经是形容凌乱,狼狈不堪。

  在场的贵人根本无心理会她们宫女间的是非,都在沉思这位金成祥金公公是何方神圣?皇后宫里的心腹太监,这些人都是知道,似乎并没有人姓金,甚至太后的萱晖宫中也没有人姓金啊!能够来联系赵青,指使她在人参中下毒,必然是某位贵人的心腹,那就不应该默默无闻,但任凭众人怎么搜索,都想不出哪个宫殿有叫金成祥的心腹太监。

  “都看着本宫做什么?”皇后冷笑道,“本宫的宫殿里可没有叫金成祥的人!”

  “那太监自称叫金成祥,未必就是真名。以哀家看来,应该让这个叫赵青的宫女到各宫去认认脸才对。这个凶手实在太猖狂了,谋害赵婕妤及龙裔,又试图嫁祸给元歌和哀家,定要严加惩处,不能轻饶!”太后瞥了眼皇后。冷冷地道。这次的事情实在太蹊跷,是皇后栽赃陷害的可能性很大,若不是元歌够机警,找出在人参中下毒的人,连她这个太后都要沾一身的腥!

  该死!

  “赵青,你再仔细想想,那个金太监可曾说过自己的身份?或者跟你的言谈间是否曾经无意中透漏出些什么来?”章文苑面色沉静地道,秀美的容颜上尽是关切,“虽然说你是被人利用,但赵婕妤的死毕竟与你有关,就算看在赵婕妤往日待你的情分上,你好好地想想,尽量找出线索,找到幕后真凶,也算是替赵婕妤尽一点心力,免得赵婕妤死后亦不瞑目!皇上,您说妾身说得对吗?”。

  说着,目光温和地看向皇帝,带着怯怯的讨好和柔媚。

  看情形,章文苑似乎是想借机在皇帝跟前表现,但因为说话的人是章文苑,裴元歌却觉得很奇怪。她坚信谋害赵婕妤的人是皇后,章文苑和皇后是一伙的,现在赵青不知道那个金公公的身份,对她们来说正有利,她又为什么要提醒赵青?究竟是有信心没有露出丝毫破绽,赵青不可能找出那个金公公的身份,所以才在皇上跟前卖乖讨好呢,还是说,她们原本就布置好了退路和陷阱,这时候是在故意诱导赵青往她们安排的路子上走?

  如果是后者的话,难道追查这个金公公最后还会追到萱晖宫,或者她身上来吗?

  裴元歌稍加思索,变否定了这种可能性。皇后虽然愚钝鲁莽,但章文苑颇有头脑,现在是她裴元歌把赵青揪了出来,如果最后兜兜转转又牵扯到她的身上,任谁都会觉得可疑。那么说,是章文苑和皇后早就布置好退路了吗?

  赵青思索着,忽然“啊”的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

  众人的目光再次凝定在她的身上,凝神屏息,等着她接下来的话语。谁能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寒露宫宫女的每一句话,都可能会影响到整个皇后日后的动荡走向?

  “金公公从来没说过他的主子是谁,但是,他给奴婢毒药的那次,临走时不小心掉了一块玉佩,却没有察觉到就走了。奴婢见那块玉佩似乎很珍贵,就悄悄地收了起来,想着或许以后能有用处。”赵青颤颤巍巍地说着,从袖袋中取出一枚玉佩,双手奉了上来。

  那是一枚青玉玉佩,雕刻成云雾缭绕的纹路,隐约可见龙身腾飞云雾之间,若隐若现,雕工十分精致,意蕴悠远,显然是出自名家之手。虽然说帝为龙,后为凤,但在大夏王朝,龙凤一直被认为是吉祥尊贵之物,即使民间的首饰也经常雕龙刻凤,并非皇室中人才能专有,只是民间的龙纹最多只能有三爪,凤尾最多只能有四羽,否则便是僭越。

  这块玉佩的龙爪隐身云雾之间,根本看不清楚,也无法判断是否皇室众人才能拥有。

  看到那枚玉佩,宇泓墨突然“咦”的一声,惊呼出声。

  柳贵妃心中一跳,墨儿为何突然做声?难道这玉佩与他有关?眼下这玉佩直指谋害赵婕妤的凶手,难道说皇后是想要栽赃到墨儿身上?方才裴元歌连番遇险,好在能够化险为夷,若是换了墨儿,可就未必能够洗清冤屈,若是因为被皇上怀疑,那可就不妙!墨儿也是,就算那玉佩与他有关,也不该如此沉不住气,惊呼出声,这不明摆着惹人注意吗?

  “墨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柳贵妃柔和地道,眸带暗示。

  宇泓墨明白她的担忧,微微摇头,这才向皇帝道:“父皇,儿臣看这块玉佩,似乎有些像十年前父皇赏赐给儿臣们的那块龙隐佩。儿臣记得,当时父皇说,这块玉佩上的龙隐云雾,含而不漏,正是大家风范,所以赏赐给儿臣们,希望儿臣能够以此为戒,行事谨慎。儿臣记得,当时儿臣以及众位兄长都有一块,只是不知道这块龙隐佩怎么会在一个太监手里?”

  “你倒是记得朕的话,怎么行事还是如此的荒诞不经?”皇帝冷哼一声,虽是斥责,但隐隐透着一股淡淡的赞赏和喜悦,显然是为宇泓墨能够记得他那么久远之前的话语而感到欣慰。

  宇泓墨吐吐舌头,没有接话。

  皇后没想到宇泓墨居然能趁这个机会在皇帝跟前讨好,心中暗很,忍不住道:“既然如此,那九殿下的龙隐佩如今何在?”

  “多谢母后关心,儿臣的龙隐佩随身携带,以铭记父皇的教诲,不敢或忘!”宇泓墨浑不在意地耸耸肩,似乎没听出皇后话里的意思,从衣袖中取出一枚青玉佩,果然也是龙隐云雾,纹路雕工都跟赵青奉上来的玉佩一模一样,“只是不知道五皇兄有没有不小心将这枚玉佩掉落何处,被人捡了去,用来栽赃陷害五皇兄,那可就糟了!”

  “你——”总觉得他话里有话,皇后忍不住眉头紧蹙,暗自咬牙。

  “来人,去夏昭宫宣旨给哲儿,就说朕想起先前赏赐他的龙隐佩,想要取来赏玩,命他将龙隐佩送来!”皇帝没理会他们话语中的锋芒,径自下旨道,神色阴沉,不见喜怒,却更让人担心。

  听说事情跟宇泓哲扯上关系,太后也是一怔,怒目看向皇后,这个皇后,不会蠢到把哲儿也拖下水吧?哲儿可是叶氏最大的希望和依靠,如果有什么闪失,叶氏的前程就全完蛋了!皇后虽然蠢,但毕竟是哲儿的生母,哲儿也是她最大的依仗,她不会蠢到这般境地吧?

  殊不知皇后此时也在心头暗自恼怒,没想到这么块不起眼的龙形玉佩,居然还是皇帝赏赐给皇子们的。先自爱只希望哲儿没有因为什么意外,把这块玉佩弄丢了才好!不然的话……。终究是麻烦!

  过了好一会儿,去宣纸的太监才带着大内侍卫回来,复命道:“启禀皇上,奴才到夏昭宫时,五殿下并不在宫内,听说是有事,一大早就出宫了。奴才宣了皇上的旨意后,由夏昭宫的女官绿宴姑娘翻找,将五殿下的龙隐佩找了出来,奴才边带着玉佩回来复旨了。”

  说着,双手奉上,果然也是一枚一模一样的龙隐佩。

  太后和皇后这才放心,轻舒了口气。

  这倒是奇怪了,龙隐佩是皇帝赏赐给皇子们的,当时最小的就是九皇子,其余的皇子还未出生,现在九皇子和五皇子的龙隐佩都在,赵青手中的龙隐佩又是从何而来……。忽然间,似乎有人想起了什么,陈妃疑惑的道:“既不是五殿下的,也不是九殿下的,难道说,这枚龙隐佩是……六殿下的?”

  此言一出,众人皆恍然。

  六殿下乃是德妃所生,可惜德妃剩下六殿下没多久就撒手人寰,六殿下又是天生体弱多病,从出生开始就没断过汤药,太医早有断言,说这位六殿下活不了多久,只是拿汤药吊着命而已。这样一个短命病秧子,从出生到现在都窝在宫殿里养病,从来不露脸,隐形人一般,就连已经衰败的德妃的娘家人只怕都遗忘了他,更别说宫里的这些妃嫔了。

  因此,片刻间竟是谁也没有想到,九殿下和五殿下之间,还有一位六殿下。

  这枚龙隐佩是皇帝赏赐给皇子们的,当时在的皇子就只有五殿下,六殿下和九殿下,现在五殿下和九殿下的龙隐佩都在,似乎应该就是六殿下的了。众人各自思索着,对于这个结果颇觉得吃惊,但似乎又在意料之中。

  “来人,到六殿下的宫殿去,宣六殿下过来。”皇帝眉头紧蹙,开口道。

  因为身体虚弱,六殿下一直在养病,现在皇上居然不是命人去询问六殿下龙隐佩的去向,而是直接宣病弱的六殿下前来回话,丝毫也不没有体贴他的身体,看起来也是怀疑是这位六殿下谋害的赵婕妤,这才如此的不客气!皇后暗暗想着,心中一阵安定。

  裴元歌则是默不作声,静观其变。

  不多一会儿,六殿下奉诏而来。这位六殿下常年养病,隐居宫殿之中,连节日朝贺这种日子都很少露面,只是派人送上不起眼的贺礼,因此即便是宫内的妃嫔对他也没有任何印象,这时候只见他身着玄青衣裳,眉目倒是十分俊秀,只是面色太过苍白,几乎是透明一般,能够清楚地看到淡青色的血管,连唇色都是一片淡淡的白,没有丝毫血色,苍白的肤色,墨黑的发,玄青的衣裳,整个人从头到尾只有黑白二色,显得格外的虚无飘渺,似乎风一吹就能够将他吹散空气之中。

  六殿下强忍着咳嗽,面色苍白如纸,道:“儿臣叩见父皇,不知父皇何事宣召儿臣前来?”

  声音十分的轻淡虚弱,如烟如雾。

  皇帝自己也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这个病弱的儿子,一时间几乎连他的名字都想不起来,在脑海中搜索了好一会儿才道:“瀚儿,朕曾经赏赐给你们兄弟每人一块龙隐佩,你可还记得?”

  只这一会儿,六殿下宇泓瀚已经难以忍耐咳嗽的冲动,但别人此时都是面色通红,他却是一片惨白,更显得病骨支离,苍白憔悴,喘息不止:“父皇和母后,以及皇祖母所赏赐的东西珍贵无比,儿臣每一样都记得。父皇所说的龙隐佩,可是十年前赏赐给儿臣的那块青玉佩吗?”。

  说着,已经按耐不住,哑声咳嗽起来。

  短短的几句话,便道尽了这位六殿下的心酸悲凉。身为皇子,每季衣着及各种用度,节气赏赐都是惯例,皇帝、皇后和太后已经诸妃嫔都会赏下事物,对于其他皇子来说,已经屡见不鲜,早就不放在心上了。但对这位无人问津的六殿下来说,却是珍贵无比,每一样赏赐都记得,可见他的处境有多么凄凉寥落。

  “就是那块龙隐佩。”皇帝眼眸似乎也掠过一抹恻然,随即消逝,道,“你的龙隐佩可还在吗?能否让朕看一看?”

  “回父皇的话,儿臣常年卧病在床,宫内众人都是儿臣的贴身侍从金公公统御,因为这块龙隐佩儿臣时常带着身边,因此便当做信物交由金公公,由他代儿臣处理各种事务。因此,这枚龙隐佩如今不在儿臣身边,还请父皇见谅!”宇泓瀚不明白为何皇帝会突然问起龙隐佩的事情,虽然他常年隐居宫殿之中,从不外出,但也本能地察觉到异常,黑琉璃般的眼眸中充满了迷惑不解之意。

  金公公?想起方才赵青所说起的金成祥,众人都是一怔,难道真跟六殿下有关?

  “哦?你说的那位金公公叫什么名字?”皇帝不动声色地问道。

  宇泓墨答道:“金成祥。”

  “这么说,这个金成祥是你从小就伺候你的心腹了?”皇帝眼眸沉暗,淡淡问道,“既然如此,你来见朕,他想必也跟随着你,可是候在殿外?那就宣他进来,顺便让朕看看你的龙隐佩吧!”

  “回禀父皇,金公公无法觐见父皇。”宇泓墨越发觉得阴霾缭绕,却不知缘由,只能如实道,“金公公的确从小就服侍儿臣,片刻不离。不过,前几日金公公染上急病,已经过世了。因为是染病而死,御司监的人说不能埋葬,因此送到火化局火化了。”说着,再也忍不住,问道,“父皇,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得了急病死了?而且还是火化,连尸体都没有留?这也太凑巧了吧!

  皇帝不理会他的问话,幽黑的眼眸瞧着他,问道:“那金成祥是什么时候过世的?”

  “回父皇,就在前天!”宇泓瀚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

  皇帝淡淡看向赵青,问道:“你最后一次见金成祥是在什么时候?”

  赵青不假思索地道:“三天前。三天前,金公公将那瓶毒药交给奴婢,命奴婢在昨晚时候加入库房中太后所赏赐的人参之中。也就是那天,金公公掉落了这枚龙隐佩!”

  “这么说,就在金成祥给了赵青毒药的第二天,也就是在他遗落龙隐佩的第二天,就突然得急病去世了。怎么会这么巧?”皇帝表情阴冷,眸色锐利。

  宇泓瀚完全不明所以,瞠目以对:“儿臣……不明白父皇的意思!”

  “皇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分明是六殿下指使金成祥,唆使宫女赵青在人参中下毒,害死赵婕妤,嫁祸裴四小姐和太后。事后或许是察觉到金成祥丢失了龙隐佩,可能会牵扯到自己身上,或者就是杀人灭口,所以六殿下除掉了金成祥,又假装是因急病过世,将尸体火化成灰。这样一来,赵青既无法与金成祥对质,又不能辨认尸体,六殿下便可以推搪,说有人栽赃陷害,好脱罪。”皇后当即开口道,“臣妾愚昧,不曾察觉凶手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