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章阿芫明锦(1/2)

加入书签

  这颗七彩流转,光华璀璨的珠子,似乎唤醒了皇帝埋藏在心底的某些记忆,使得素来深沉淡漠,喜怒不形于色的他,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渀佛又回到了过往的美好时光,眼眸中破天荒地带上了温和柔软的光泽,似乎又变成了当时那个温和热烈的少年,与心爱之人共享花好月圆的圆满温馨……

  看着珠体内流转的晕彩,皇帝微微笑着,看准时候晃了晃。

  原本如游龙般蜿蜒的七彩流光,像是碰了壁般,不得已的转头,换了个方向重新流动。然后,皇帝再瞧准时机,又晃了晃,七彩流光再次掉头……。皇帝就这样赏玩着,渀佛一个淘气的孩子,在戏弄自己的宠物,看到宠物垂头丧气的模样,嘴角便绽放出欢喜的笑意。

  裴元歌只抬头看了一眼,心中震撼之下,便急忙低下头,不敢再看。

  皇帝就这样戏弄着七彩琉璃珠中的七彩流光,他过去常常这样玩,以至于被阿芫嗔骂,说他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想到这里,皇帝原本还算温和的眉眼瞬间又冷凝起来,他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裴元歌,见她乖巧地低着头,连瞥都不曾往他这边瞥一眼,心中说不出是喜是怒。

  的确是个知机敏锐的姑娘!

  不过,太过知己敏锐,就显得疏远淡漠,刻意在拉远距离。这就表明了一种态度,不肯给两人丝毫暧昧的空隙。这个孩子……皇帝忽然又微微一笑,都是帝王多疑,这个女孩的心思,却比他这个帝王还要复杂纷繁,心中又升起淡淡的怜惜,将七彩琉璃珠递回去,淡淡道:“戴着吧!你心思太多,本就耗费心血,年少之时便如此,将来难免元气亏损。七彩琉璃珠对此有温养之效,戴着它对你有好处!安心戴着,不必担忧,七彩琉璃珠是你的东西,谁也抢不走!”

  这话显然是针对赵婕妤对七彩琉璃珠的贪欲而言,表明他不会纵容赵婕妤这样做。

  裴元歌双手接过七彩琉璃珠,福身道:“多谢皇上!”

  凝视着裴元歌敛眉垂眸的模样,目光扫过她手中的七彩琉璃珠,在萱晖宫中的疑惑和诧异又再度盘旋上心头。皇帝沉默着,心中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问,毕竟身为帝王,问及臣子的平妻,总是有所不妥,但如鲠在喉,实在不吐不快。犹豫了会儿,还是淡淡开口,问道:“听说,你的母亲……。朕指的是你的生母留给你一颗七彩琉璃珠?而且,她生前有遗愿,希望能够找到另一颗七彩琉璃珠,配成一对?”

  “是!”裴元歌沉声道,心中却在奇怪。

  皇上怎么会问起七彩琉璃珠?难道说他在国库等她,就是为了问关于七彩琉璃珠?看皇上方才的模样,似乎对七彩琉璃珠十分熟悉……。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内情?

  “知道你母亲的七彩琉璃珠是怎么来的吗?”皇帝又问道。

  裴元歌思索了下,谨慎地道:“听说这颗七彩琉璃珠是我娘原本就有的,似乎是祖上传下来的。”

  原本就有,祖上传下来的……。皇帝微微蹙眉:“你娘,如果还活着,今年多大了?”

  “应该是三十一岁。”裴元歌心中越发觉得不对劲儿,但是皇帝的问话,她不能不答,只是心中隐约笼上了一层阴霾,皇帝怎么会突然对她娘的事情这么感兴趣呢?

  皇帝蹙眉沉思,喃喃道:“不错,应该是这个年岁……。”顿了顿,又问道,“你母亲有跟你提过她的身世吗?关于这颗七彩琉璃珠,她有没有跟你说过些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母亲为什么会来京城?”语气中已经失了一贯的沉稳,带了些许想要求证的急切。

  裴元歌一怔,心中阴霾越来越浓郁,缓缓地摇了摇头:“小女不知。”

  “你不知道?”皇帝眉头紧皱,隐约有些失望。

  裴元歌微微咬唇,慢慢道:“是,我爹很少跟小女提起我娘的事情。就连这颗七彩琉璃珠,也是我爹无意中说起,小女才知道是我娘所留,她对这颗珠子珍爱异常,曾有遗愿想要找到另一颗珠子。后来小女在棋鉴轩斗棋,侥幸赢得另一颗七彩琉璃珠,我爹说,也许是我娘的芳魂在天上保佑小女,才会如此。”

  “哦?裴爱卿为何很少跟你提起你娘?不是说他们很恩爱吗?”皇帝问道,神情不解。

  裴元歌思索着道:“是,小女想,也许正因为我爹跟我娘很恩爱,所以才更不想对小女提起,因为……芳魂已逝,我娘越好,从前的事情越甜蜜,现在想起就会越痛楚。毕竟,对于相爱的人来说,生离和死别都是惨痛的事情,而死别却比生离更残忍,因为生离还有再见的可能;而死别,却斩断了一切希望,永远都不可能再相会。尤其,听说我娘过世的时候,我爹甚至没能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回来后只能面对我娘的灵堂和坟茔。”

  “是吗……。”皇帝喃喃地道,精神似乎有些恍惚,眼眸中流露出难以言喻的痛楚。

  他也没能见到阿芫最后一面……。

  “而且,也许我爹原本都不想跟任何人提起我娘。毕竟感情中的事情,本来很多都是外人所无法明悟的。我爹只告诉小女,说我娘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子,让小女知道我娘是个怎样的人,至于其他的细节,大概都被我爹尘封在记忆深处,不愿意跟任何人分享,即使是小女也不能够。”裴元歌慢慢地道,末了又连忙道,“只是小女的一点愚见,小女只是自己胡乱猜测,若有谬误之处,还请皇上见谅。”

  皇帝淡淡一笑,慢慢道:“也许你说得对,有些人,有些事,只愿意自己珍藏,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

  这种感觉,他其实也很清楚,就像阿芫。

  在他的记忆里,有着一个完整的阿芫,即使已经过去数十年,但从初识到别离都清晰详细,一颦一笑宛在眼前,不需要任何人提醒就能想起所有的细节。他和阿芫的点点滴滴,是他最珍视的东西,不想跟任何人提起,也不愿意跟任何人分享这份记忆,即使是眼前这个很像阿芫,偶尔会让他精神恍惚的裴元歌也一样。

  那是他的阿芫,是他一个人的,不想被任何人知道!

  “你怎么会有这种猜想?”皇帝慢慢地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裴元歌,“这种感觉,没有经历过一定事情的人,是不会明白的。你才只是个十三岁的女孩,养在深闺,又怎么能够体悟这种感受?”

  裴元歌,她真是处处都不像十三岁!

  “因为我爹很少跟小女提起我娘,再加上一些误会,小女曾经以为,我爹早就忘记了我娘,对小女也不闻不问,冷落厌恶,因此跟我爹曾经有很多的分析和僵持。后来,小女慢慢长大,才明白,所谓的珍视,并不一定要挂在嘴上时时刻刻地提起,也有可能是珍藏在心中的。这几个月,我爹看小女的时候,偶尔会恍惚,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也会有片刻的恍神,后来小女才知道,那些事情都是跟我娘有关。也许在我爹的记忆里,有着一个完整的我娘,没有丝毫的错漏,一旦遇到触动的事物,就会想起,只是他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起而已。”

  裴元歌缓缓地道,想到她和父亲的原本的生疏误解,再到笀昌伯府事件后的透澈了悟,声音中不自觉地带上了深沉的感情,以及慨叹,显得十分真实,而且有感染力。

  “是吗……。”皇帝缓缓道,忽然换了话题,“听说过去十年,裴府都是姨娘掌府,而前些日子,那位姨娘却被禁足。看起来,你年纪虽小,经历的事情却并不简单,难怪能够现在的敏锐,吃了不少苦头吧?”

  提到章芸,裴元歌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的画面,咬着唇,许久才道:“是!”

  只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就透漏出无数深沉如瀚海般的情绪,波涛汹涌,如浪滔天。皇帝本就是敏锐的人,也猜到了端由,点点头,道:“朕明白了。”顿了顿,忽然又道,“裴元歌,对于将来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

  裴元歌一怔,秀眉微蹙:“小女不明白皇上的意思。”

  “朕是指,如果将来叶氏倒台,太后不能够再控制你,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办?”皇帝沉默了会儿,才缓缓道,“太后这般待你,你又卷入了皇宫的是非,只怕在很多人眼里心里,都觉得你跟皇宫已经脱不了关系。再说,现在宫里的嫔妃,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不在少数,将来你的婚配恐怕还是会有麻烦。”

  裴元歌讶然抬眸,迎上皇帝淡漠幽深的眼眸,微微咬唇,一时间捉摸不定皇帝的意思。

  皇上这话,是真的为她着想,还是在暗示着些什么?

  “如果这次你的谋算能够成功,离间太后皇后的关系,甚至能够扳倒皇后,那你也算是为朕立了一大功。”看着裴元歌猜疑不定的眼眸,皇帝就知道,她只怕又想多了,摇摇头,沉吟了会儿,道,“不过,这功劳是没法明着说的,更没法明着赏赐你。这样吧,朕许给你一个承诺,将来,在朕所能允许的范围内,朕可以答应你一件事,算是犒劳你为朕立下的功劳。”

  “皇上!”裴元歌愕然,怎么也没想到皇帝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皇帝再度点点头,道:“君无戏言,朕既然说了,就会算话。你不必急着下决定,好好蘀你自己打算打算,等你确定了想要什么,就来告诉朕。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现在你还是把心思放在眼下的事情上吧!看皇后的行为,似乎已经有了满盘的谋划,虽然说你是在将计就计,不过你也要小心。毕竟,到时候朕只能给你辩解的机会,要是真有意外,朕也救不了你,太后就更加不能指望!”

  “小女明白!”裴元歌福身。

  皇帝点点头,微微侧身道:“好了,你进去挑选东西吧!”

  “皇上!请皇上派张公公随小女前去,小女眼拙,只怕难以尽识珍宝之妙,有张公公为小女解说,也免得小女错漏稀世奇珍。”裴元歌恭谨地道,话里虽然是说让张德海为她解说珍宝,实际上却是请张德海做人证,免得将来国库里出现事端,又算到她的头上来。

  皇帝当然明白她的心思,扫了她一眼,道:“不用这么诚惶诚恐,你的为人,朕还是信得过的!”

  说着,侧了侧身,让出了通道。

  裴元歌无奈,只得孤身进去。推开内库的门,只觉得一阵珠光宝气迎面而来。作为大夏王朝的国库,里面各色奇珍琳琅满目,即使以裴元歌的见识,也大半都叫不上来名称,只见各色名贵的古玩字画,珠宝异珍,以及许多难以辨识的稀世奇珍令人眼花缭乱,只觉得奇光异芒渐欲迷眼。

  裴元歌不敢在国库多呆,更不想挑太亮眼的东西招人耳目,随眼瞥见离门口不远的地方,有颗乌沉沉的雕花珠子,在一众珠宝之下显得格外不起眼,顺手舀起,便匆匆退出。见皇帝还在原位站着,便将雕花珠子呈上,道:“皇上,小女选了这颗珠子。”

  皇帝对国库的东西摆设熟悉,自然知道这颗珠子的位置,也猜到了裴元歌的心思,嘴角微弯,似笑非笑地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小女不知。”裴元歌老老实实地道,“只是小女见上面的花纹极美,所以选中了它!”

  真能胡诌,若说美丽,国库内比这颗珠子精致华美的东西多了去了,分明就是想选个最不起眼的,免得招人非议!皇帝想着,眼眸中流露出淡淡的促狭,微笑道:“你果然好眼光,这颗珠子看似不起眼,实则是以万年鲛绡木雕琢而成。鲛绡木乃是由深海中一种罕见的鱼类所分泌出来的油脂,经过数百上千年海水浸润方能形成水滴般大小的一粒,而一粒已经是万金难求,这样硕大的一颗,又有天然的雕花纹路,可谓千载难逢!”

  裴元歌原本沉静的表情微微僵硬,愕然抬头。

  她只是见这颗珠子不起眼,所以选了它,结果,这颗乌沉沉的珠子,竟然有这样大的来头?

  “这颗万年鲛绡珠看似不起眼,但本身既是罕见的药材,又有特效。女子佩戴在身上,经过元气浸润滋养后,鲛绡珠会散发出淡淡的幽香,香味飘渺清雅,令人沉醉,但却十分浓郁,连带女子的衣衫饰物都会被浸染得芳菲弥漫,而且不同的女子佩戴,会散发出不同的香味,最上品的香味,连最好的熏香都难以匹及。”皇帝慢慢地解说着,嘴角弧度加深,“而且,皇后想要这颗万年鲛绡珠已经很久了,所以,你最好别让她看到。”

  “……。”裴元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