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章表明心迹(1/2)

加入书签

  这天,皇帝来到萱晖宫请安,太后命人上茶。feigwenxue

  只见一名女子身着水蓝色软罗对襟短襦,长长的衣结打成别致的紧簇梅花,下身系着条浅鸀色轻纱绫裙,浅淡的颜色如烟笼雾绕,熏染而成,飘渺倾心。头上戴着水鸀色的翡翠簪花,水滴状的流苏随着行进微微摇晃,折射出异样的光华,更衬得肌肤白腻如凝脂,面容清丽若出水芙蓉。

  清爽的衣饰,清丽的容颜,清雅的气质,在这盛夏暑天,宛如一道涓涓清泉,沁人心扉。

  见上来奉茶的人竟是裴元歌,扫了眼她这身装束,沉静的容颜,再闻到近前来那浅浅的熏香,皇帝微微一顿,眼眸微扬,带着三分晦暗的光泽,淡淡笑道:“听说裴四小姐刚进萱晖宫后不久便染了病症,接连半月都在养病,如今看来,这病……。”顿了顿,喜怒难辨地缓缓道,“该是好了?”

  低沉的话语,似乎有着别样的重量。

  裴元歌心中微滞,仍然浅浅笑着,答道:“托太后的鸿福,如今已经好了。”

  “朕想着也是,母后如此钟爱于你,定会悉心照顾,这病定然不会拖延许久。”皇帝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眸晦暗,“不过,裴四小姐比朕预料的好得要快,真是……。可喜可贺!”最后四个字他说得很慢,语调微微上扬,似乎颇为欣喜。

  裴元歌却听出了别样的意味,心头暗暗思索。

  见皇帝似乎对裴元歌格外关注,太后嘴角露出一抹满意的笑意,即使略掉容貌与那个女人相似的缘由,裴元歌本身就是个很出色的美人,气质又沉静脱俗,尤其在这样的燥热的天气,更显得清新可人,沁人心扉。遂别有深意地笑道:“皇上对元歌丫头的事情,倒是颇为关心。”

  皇帝淡淡笑道:“母后钟爱的人,朕焉能不关心?”

  “在哀家跟前还扯谎,哀家钟爱的人极多,皇上何曾个个都关心?若真是如此,皇上又哪里来的时间处理国家大事?”太后打趣道。

  “母后这话就偏了,母后是太后,是这皇宫中最尊贵的女人,您钟爱的人,这皇宫上上下下有谁敢不关心?裴四小姐如今得了母后的眼缘,可是整个皇宫都盯着她呢!朕到哪里都能听到关于裴四小姐的事情,想不关心都难。”皇帝神色平静,似乎接着太后的打趣,又似乎在解释,难以捉摸,“对了,朕听说裴四小姐之前还赢了棋鉴轩的斗棋,想必棋艺十分高超,不如来与朕对弈一盘,如何?”

  深邃的眸光看向裴元歌,似乎别有深意。

  “小女棋艺粗疏,只怕要扫了皇上的兴呢!”裴元歌福身,浅笑道。

  “能够赢了棋鉴轩的斗棋,棋艺必有可取之处。”皇帝端起碗茶,慢慢地刮着漂浮在表层的茶叶,浅浅地啜了一口,放在桌上,这才缓缓道,“再说,棋艺可不是闭门摸索就能够练好的,总要黑白对阵,在厮杀中才能磨练出来,朕今日就当陪你练练棋了。”

  “元歌丫头还不快谢恩?”太后从未见皇帝邀女子下棋,更觉掌控元歌这步走得极对,忙笑道,“皇上可是国手,连带着几位皇子和宫里的嫔妃都精研棋艺,可惜除了墨儿外,没人能与皇上对弈。皇上素来很挑对手,从来不肯陪人练棋,元歌你好大的颜面!”

  “谢皇上!”

  裴元歌谢恩过后,等皇上坐定,自己坐在棋局的另一侧,恭声道:“皇上,猜枚先吗?”

  这是大夏王朝对弈最经常的选字办法,随手抓一把棋子,由另一人猜单双,猜中则执黑子先行,若猜错便由对方执黑子先行。

  “不必,朕好说也比你在棋道上多浸淫了几十年,由你先选子吧!”皇帝淡淡地看着她,唇角微弯,“不过,朕觉得今日执黑子先行者必输无疑,裴四小姐要不要试试选白子?”

  皇上似乎话中有话,裴元歌思索着,道:“小女选黑子。feigwenxue”

  皇帝也不在意,淡淡一笑,两人分了棋子,开始下棋。

  前世,因为万关晓不喜对弈,裴元歌又觉得对弈太过耗心神,所以不曾下苦功钻研,棋艺只是寻常。只是棋奕一道,最重心思玲珑,因此裴元歌在这上面颇有天赋。可惜皇帝却是既有天赋,又苦心钻研过,棋艺高出裴元歌不止一筹。而裴元歌也无心出彩,不再做像棋鉴轩里固守一角那种事情,只是老老实实地依照棋道而来,因此输得一败涂地。

  一局棋下来,算算棋子,裴元歌竟输了十三子。

  “心思玲珑,棋艺太过寻常,需得多加磨练。”皇帝是棋道高手,当然能够看出其中的诀窍,点评道,扬眉看着裴元歌,笑道,“再来一局吧!这次还是由裴四小姐选子,朕再说一遍,今日执黑子先行者必输无疑,裴四小姐认真思量才好。”

  裴元歌沉思片刻,道:“小女仍选黑子。”

  就这样,接连五局,裴元歌都选的黑子,皇帝丝毫也没有留情,只杀得她片甲不留。

  “人人都说,裴四小姐冰雪聪明,恐怕是错了,朕都说了选黑子必输,裴四小姐却偏偏都选黑子!”第六局棋终了,皇帝将棋盘一推,长笑起身道,“年轻人啊,到底是沉不住气,自恃聪慧,不肯听朕的话,偏要反其道而行之,现在看吧,连输六局!”说着,摇了摇头,叹息道,“朕今日还有要事,你好好地磨磨心性,钻研钻研,朕改日再找你下棋吧!”

  说着,皇帝向太后告辞,带着张德海和御前侍女摆驾离开。

  慢慢走在草木芳菲的御道上,皇帝神色颇有些阴沉,忽然驻足,在一处八角檐亭停下,静坐不语,目光泛着隐隐的寒意。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皇帝的容颜越发冷凝,忽然起身正要离开,张德海忽然轻声报道:“皇上,裴四小姐求见!”

  裴元歌?

  皇帝刚刚站起的身体又慢慢地坐了下去,微微蹙眉,好一会儿才道:“让她过来吧!”

  在张德海的引领下,裴元歌盈盈前来,跪地参拜道:“小女裴元歌拜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审视着她,猜度着她的来意,问道:“你要见朕,有什么事吗?”

  “小女……。”裴元歌沉吟,斟酌着词句道,“之前皇上曾经用两张宣纸为小女讲述了道理,小女如今有所领悟,宣纸沾染了清水,或许会有褶皱,不如先前平顺,但等清水干涸,宣纸还是宣纸;但宣纸如果沾染了墨迹,变成一团漆黑,那么,宣纸就不再是宣纸,而会变成废纸被丢弃。小女所言如有舛误,还请皇上指证。”

  皇帝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开,不置可否,道:“继续。”

  见皇上神色并未转冷,裴元歌就知道自己应该是猜对了,这才敢继续往下说。

  “世间万物万事皆可喻人,宣纸亦然。以小女来说,小女是尚府的嫡女,薄有聪慧,有些事情是能够自己处理的,比如裴府的府务,打理家中的铺子,以及其他在小女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这些事情不会影响到小女,就算失败,小女依然是裴府的女儿;但是,如果小女自恃聪明,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妄自插手卷入不该卷入的漩涡,那最后可能就像被墨迹污染的宣纸,不再是宣纸,而会被人毫不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