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荒唐前生(1/2)

加入书签

  “扑通”

  后花园中,清晰落水声响起,水花四溅,惊飞了一湖水鸟。

  “好个温良淑德万家少夫人,好个朝廷三品诰命夫人。”裴元容站岸边,高临下地望着水中载浮载沉裴元歌,笑得妩媚得意,“瞧瞧现,怎么会这样多狼狈,多难看,真真叫人心疼啊!”

  “为什么?”裴元歌挣扎着浮上水面,才刚开口,浑浊湖水便灌了进来。

  听说三姐姐与夫家和离,她不顾才刚难产虚弱身体,按捺着丧子悲痛前来劝慰,甚至,害怕会刺到三姐姐眼,她再三精选衣饰,都是素色淡雅,连件金饰都不曾佩戴。这样细心体贴,这样关切爱护,她怎么也想不到,会被裴元容推落湖水中。

  “为什么?”裴元容俯视着水中裴元歌,因为挣扎鬓发散乱,湿湿地黏苍白脸上,看起来狼狈至极,心中大觉意,咯咯娇笑,“当然是因为你碍了我道,所以必须死!你要是不死,我怎么能做万府嫡少夫人,朝廷三品诰命夫人呢?看着我和离了,你本来是不是很得意,想要来我面前炫耀炫耀?可你知不知道李家为什么会吃官司?我为什么要和离?”

  裴元歌心中笼上了一层阴霾,却仍然咬牙问道:“为什么?”

  声音带着寒颤,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心中恐惧——恐惧未知答案。

  “因为,”裴元容脸上笑意深,得意,终于有一天,能够看到裴元歌这个嫡女这样凄惨落魄模样,终于有一天,她这个庶女,能够强夺到裴元歌所有一切,包括她命,她怎能不得意?想到这里,裴元容眼睛加明亮,用温柔含情意声音缓缓道,“我怀了身孕,是关郎,就是妹妹你夫君,正三品骁骑将军万关晓!”

  “你胡说!”

  裴元歌怒声斥责,才一张口,浑浊湖水便涌入,呛得她连声咳嗽,苍白脸顿时涨得通红。夫君待她一向敬重体贴,怎么会……

  “不相信?那你看看这个是什么?”裴元容慢吞吞地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锦囊,又慢吞吞地从里面取出一只通透翡翠镯子。她很享受这个过程,所以每一个动作都很慢,脸上每一个表情都很清晰,“你应该认得这个万家世代通传翡翠镯子吧?只给嫡妻!你猜,它为什么会我手中?还有这香囊,你不会不认得吧?”

  裴元歌如雷轰顶,脑海中几乎被炸成一片空白。

  她怎么可能不认得?那是她一针一线绣好,亲自送给夫君万关晓,让他放置这个翡翠镯子。当时他所说话犹自耳边回想:“元歌,这个镯子先让我保管吧!这是传给万家嫡妻手镯,我看见了它就像看见了你!我会把它放香囊里,贴身放着,就好像你我身边一样!”

  言犹耳,香囊和镯子却已经了其她女人手上。

  而且,那个女人,是她亲姐姐!

  “你们——”裴元歌呆愣着,一时间连挣扎都忘记了,沉沉地就往水中坠去。无数水从眼耳口鼻灌进来,压抑得她难以呼吸。忽然间,她像疯了似胡乱扑腾着,努力地朝着水面探去,努力地想要求得一线生机。

  混乱中,手似乎触到了湖边檐,她拼死攀着,透出了水面,勉力地挂光滑湖岸边。

  “你以为你害死了我,就能做万家少夫人吗?就算你跟夫君有私,可我是他元配,今日我过来探你,他也是知道。如果我这里出了意外,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干系?姨娘知道了,也不会饶你!”裴元歌怒目瞪着裴元容,言辞铿锵。

  “你也不想想,是谁告诉你我这个别院消息,让你来探我?”裴元容丝毫不见惊慌,反而加得意,俯下身来,瞧着裴元歌,轻声细语,温柔得像是情人呢喃,“是关郎想要你死,不然我怎么敢动手?”,绣鞋向前一步,将全身重量都压裴元歌救命纤手上,狠狠地踩着,还转动着右脚拧了拧。

  “你……你说什么?”裴元歌难以置信看着裴元容,连手上痛都没有察觉到。

  夫君……他……他要她死?!

  当初,她是尚府唯一嫡女,万关晓却只是一名小小进士。她带着一百二十四抬嫁妆,十里红妆地嫁到了关家。她孝顺公婆,体贴夫君,关照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