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神的孩子在跳舞(1/2)

加入书签

  绕过贵族学院魔法高塔的侧面,踏上疏落林荫间的华丽道路,穿过一片人工栽种的树林之后,座落于那片青翠草地间的高楼,便是学院中的音乐大厅。占地面积相当之大,外观上看来如同科幻故事中的一些超现代建筑群,数十个形象各异的平台错落在楼房的各个侧面,由此也将屋顶分割成一个个外观不同的区域,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巨大的整体。还没进入大门,唐忆便听见了里面隐隐传出的音乐与唱诵声。

  “大厅那一般很热闹,不过里面有隔音相当不错的隔间,可以到那里面去做练习……说起来这几天能够占用大厅的应该是些实力不错的表演队伍吧,可能就是我们的对手哦,你想看看也可以看看……”

  领着他从敞开的侧门进入,康妮向他述说着这些常识,但脸上却显然相当不以为然,如同文人相轻一般,康妮并不将其余的表演者放在眼里。克莉丝汀娜原本跟在他们的身边,此刻已经先一步冲了进去。

  大厅内首先入眼的设置便如同一个巨大的篮球场馆,上方四面有座席,引人注目的是侧面十余架各式各样的楼梯,通往高处的一个个小房间。场地前方有个平台,摆着各式的乐器,看起来相当专业的乐队便在上方进行着演奏,随着那庄严大气的音乐声,衣着华丽的男女便在场地中进行着规模宏大的舞蹈排练,动作舒缓、凝重,充满贵族气息。

  这显然也是一支将要参加春日祭礼的队伍,能够占用最为主要的大厅进行排练,并且以这般阵容出赛,说明这些人大都是贵族身份。说起来,修习有关艺术一类课题的终究是贵族居多。在上方的观众席中观看排练的人数也着实不少,除了一些明显的随从和仆人,大都也是衣着华丽高贵,显示着其中拥有贵族身份的人着实不在少数。

  “呵……原来是珍妮特。阿尔,看到领舞那个了吗?沃尔家的小姐,在学院里可是最出风头的几个女人之一,虽然在美貌上她比不上同是沃尔家族的芙尔娜老师,但因为是一开始便被沃尔家承认的长女,所以追求她的人实在不少。嗯,这么说吧,只要她愿意嫁,整个贵族学院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会二话不说地跟她结婚,脾气也还过得去,因此相当受人追捧……”

  康妮向唐忆介绍着前方领舞的一名美貌女子,两人在音乐声中走上一旁的观众席,克莉丝汀娜听着这音乐,拉了拉唐忆的衣角:“阿尔阿尔,这首曲子我很喜欢听哦。她们跳得好难看,我可以跳得更好啦,我下去跳给你看!”

  这般兴奋地说着,还未待唐忆说话,小姑娘便越过栏杆,轻巧地跳跃到了下方的场地边缘,随后向唐忆招了招收,轻舞起裙摆在那儿跳动起来。

  场地相当的宽敞,此时加入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进去也没显出什么不寻常来。上方的人们见到一位小女孩在舞蹈队的旁边随着那音乐跳舞,倒也只是微微一笑,甚觉有趣,其中不乏认识这位小公主的贵族子弟,便与身旁的朋友介绍起她的身份来。然而这样平静的景象只是在刚开始的时候,随着时间的流转,小女孩的舞蹈愈发忘形,某种突兀的气氛,便渐渐地变得明显起来。

  并非是小女孩刻意地在舞蹈队中进行捣乱,自始至终,她都未曾进入那舞蹈队排练的范围,也未有表现出任何要扰乱排练的意思。然而随着她的跳动,不仅在上方的观众席,即便是仍然在进行排练的舞蹈队伍中,也有人不自禁地偷笑出声来。这一切的原因都得归结于小女孩那拙劣得离谱的乐感——她跳得实在太滑稽了!

  当初在公爵府上的那一次,唐忆便见识过克莉丝汀娜对于音乐的离谱理解,以至于原本不想插手的他也忍不住接手过来弹奏了一首曲子。此时望着小女孩在下方手舞足蹈的表演,唐忆就实在忍不住要趴在栏杆上偷偷发笑,随后,原本也在苦苦忍笑的康妮徒然伸手拉了拉他:“喂,看对面。”

  “什么?”循着她的指点往对面的观众席上看去,出现在视野中的是一名端坐在座位上抿嘴轻笑的白衣姑娘,白玉般的瓜子脸蛋,长相给人以格外小家碧玉的贤淑感觉,在她的身边众星捧月般的坐了好些贵族男子。似乎是察觉到康妮的指点,她也望了过来,轻轻地向这边挥了挥手。

  “她是知道我的身份的,你应该听过她的名字才对……”站在唐忆身边,此时扎着两只矬矬麻花辫的康妮一面招手一面低声说着,“海茵。夏乌佳。”

  “哦?”望着对面白衣柔雅的女子,唐忆委实感到有些惊讶,想起台风那天听过的对这个名字的介绍:沃尔家的奸细,最为年轻貌美的超阶魔法师……不管怎么料想也没猜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外表,对于“强者”两个字来说,这女人委实显得太过柔弱了。

  还未来得及发表看法,下方陡然变得一片混乱,一个女子的声音喊了起来,顿时整个舞蹈都停下来了。

  “克莉丝汀娜!你到底想捣什么乱!还不给我停下来!”

  说话的赫然便然是那位名叫珍妮特的领舞,一下子就从前方奔了过来,怒气惊人的吒喝,顿时将克莉丝汀娜吓得定在了原地,待到反应过来方才大声回应道:“哪里有捣乱啦,你们跳你们的,我跳我的,我有没有打搅你们!”

  “什么没有打搅我们!你跳得太差了,太差了知道吗?你有没有看到每个人都想笑,你根本就是想破坏我们的排练!”

  “哪有!他们是笑你太粗鲁啦!”

  两人在下方争吵起来,唐忆轻声笑道:“这就是你说的还过得去的脾气?”

  “呵,有原因的,一方面大多数贵族非常讲究血统,因此对于克莉丝汀娜向来没什么好感,只是因为凯瑟琳夫人大多数人都不敢说什么,但珍妮特不同,而且她对于有关凯瑟琳夫人的一切事情都会抓狂。”康妮解释道,“因为据说本杰明先生对凯瑟琳夫人有想法,因此夫人很有可能成为她的后妈。”

  “有这事?”

  “具体有没有不知道,但是至少珍妮特应该是这样认为的。”

  低声地交谈几句,下方的吵闹越发激烈起来,珍妮特叱责克娜的舞蹈太过拙劣,像猴子跳舞,没有半点贵族气质并且毫无教养,克娜则毫不示弱地予以还击。但是应该是知道自己的舞跳得的确不怎么样,争吵起来底气有些弱,小女孩一直都处于劣势。过得一阵,却听得另一个声音加入了其中,下方的房间里走出一个人影,却是身材高大的文森特。

  “珍妮特小姐,这样说一位小女孩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那并非是斥责的语气,身材高大的男子语调谦厚而温和,使得珍妮特的气势不由得为之一滞,随后仰着下巴说道:“你是什么人!对于艺术一窍不通的人有资格在这里说话吗?她这样捣乱我凭什么不能说她!”

  “我想这位小姑娘并没有捣乱的意思,她只是按照她对于音乐的理解来舞动自己,你们不喜欢,也不能说她跳得就不好啊,在我看来,她跳得才是真正随心的舞蹈才对。”

  接下来便又是一番争吵,文森特这人对于事物的原理有着深究的习惯,坚持任何舞蹈,只要发自心灵,总能打动人,珍妮特自然斥责他在乱盖。到得最后,结果是让文森特表演一场舞蹈之后再来说话。

  “嗯,既然这样……我以前在南方蛮荒之地的时候,曾经看过一种灵魂舞蹈,虽然动作有些笨拙,但我觉得很能打动人,用来证明我说的话应该再好不过,只是音乐方面恐怕有些困难……”

  他与台上的乐队一番交流,果然没有人会演奏他所说的那种音乐,但似乎是对自己的舞蹈相当有信心,在场地上画出一个无形的圆圈,他决定不用音乐的辅助直接开始表演。不过,当舞蹈真正开始,文森特在场地上转起笨拙的圈子时,处境似乎比方才的克莉丝汀娜更加惨不忍睹。

  “哈哈,这是什么,模仿猩猩吗?”

  “哈……野人的舞蹈也拿到这里来……”

  “开玩笑吧……这也能叫舞蹈,果真是蛮荒之地的野蛮人……”

  相对于身份高贵的克莉丝汀娜,这个身着平民服装的家伙显然不具备任何背景,因此舞蹈一开始,各种嘲弄与嗤笑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而说起来,他此时的舞蹈也的确相当滑稽,看起来便如同非洲野人举行的食人宴会一般。观众席上的唐忆却没有笑出来,诚然在他也无法在这舞蹈中感到能令自己共鸣的东西,但接触过太多这方面知识的他却能够观察出其中蕴含的意义来。

  会对这种舞蹈感到共鸣的,心里应该有着很深的悲伤吧……

  他心中这样想着,身边的康妮几乎捂着嘴笑到了前仰后合的程度,不由得也是莞尔,从看台上直接跳下去,拍了拍正在生气的克莉丝汀娜的脑袋:“好啦,别气啦,比赛的时候我们打败她们就好,这时候干嘛要跟她们计较呢。”

  “不行,阿尔你帮我报仇啦。”反手拉住唐忆,小女孩说道,“她们太过分了。”

  那边文森特的舞蹈即将接近结束,但事实上根本已经没有人在看了,望见唐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