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无忌 第3节(1/2)

加入书签

  “操。”窦破小声地骂了一句,看了单童一眼,单童笑眯眯偏过头轻轻用头撞了窦破的头一下,小声地哄道:“别生气啦,不能拒绝龙哥的好意呀!”

  下了晚自习,单言发着呆走在路上,刚走出学校就听到有人在叫:“童童!”单言猛地回过神来,就看到长阶下有人在朝自己招手,是张枫——他把自己认成单童了,单言只花了一秒钟的时间来确认这件事,几乎没有停顿,就鬼使神差地抬起手来把自己胸前的校牌摘了下来放进口袋里,深吸一口气,摆出一个笑来,回应他:“学长好!”

  第055章

  张枫抬起手来摸了摸单言的头,眼神还是那么温柔,说:“我还担心你先跑了,还好被我截到了。”

  单言转了转眼珠子,笑道:“那我们走吧!”

  “嗯。”张枫收回手,一边掏出手机,一边说:“刚才破破好像把定位发给我了,明明是你的生日,他却自己先嗨起来了,太不要脸了吧!”

  单言打哈哈:“哈哈,他本来就很能自嗨啊。”

  说话间,张枫已经找到了信息:“有了——啊,就在前面万象城啊,那我们可以走过去。”

  从学校到万象城不远,一公里的距离,走过学校外的车站,路上的学生就少了起来,好像喧闹就被隔断在了车站,突然气氛有些冷。单言没有主动和张枫说话,他不了解张枫,也不了解单童和张枫他们相处的时候是什么模样,小时候和单童一起玩的游戏不过是仗着两个人长得像,只用像木偶人一样站着摆出同样的表情,那是静态模仿,真要是特别熟络的人,两句话就能够看出来自己不是单童了。

  张枫突然笑了起来,微仰着头,哈哈大笑,单言有点不太懂他突如其来的笑点,猛地回过神来,又害怕是他发现自己不是单童了,在笑自己,单言心里七上八下,看着张枫,有些紧张地问道:“你在,笑什么?”

  张枫说:“抱歉,突然想到好笑的事情了。”说着笑眯眯地转过头来,看着单言,说:“这几天我去色达了,听说看了天葬会很震撼,我就满怀期待去看了——是挺震撼的,直接吐到我高原反应,哈哈哈。”

  单言有些笑不出来,问他:“你……还好吗?”

  张枫竖起食指摇了摇,皱了皱眉说:“这里就不像童童了——他很少主动关心人的,我的话,就更不会了。”

  单言顿住了,看着张枫没有说话,张枫也停了下来,从口袋了把烟盒掏了出来,抽了一支出来含在嘴里,点燃,吸了一口,手指夹着烟,慢悠悠地把烟吐了出来,笑道:“果然啊,只是长得像而已,即使声线很像,说话的语气,停顿的地方,也会不同。”

  单言反倒松了一口气,有些无奈:“所以,你是在愚弄我吗?”

  “愚弄?”张枫挑了挑眉,嘲讽道:“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愚弄你,你又不是单童。”

  单言稍微感觉到张枫话中有其他的情绪了,往后退了一步,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张枫又把手里的烟举起来吸了一口,露出了一个有些凄苦的笑来:“破破跟我说他出了车祸,然后又说,‘没死,别去看他’……”张枫望向单言的双眼,眼里有些怨气,“因为你在。”

  单言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单童住院的时候学校的同学来探望过,单童的班主任和班长,学校领导带着学生会的干部也来过,单童在班上玩得好的几个男生周末的时候也私下来探望过他,单言曾天真地以为那就是他的交友圈了。

  “可我还是没有忍住,一个人偷偷地跑回来,只敢隔着玻璃,假装路过,看他一眼,然后搭凌晨的飞机回学校。可是,凭什么呢,凭什么你永远都排在我们前面?来不了的聚会都是因为你,只要开和你有关的玩笑就一定会发飙,可我甚至会因为私下打篮球分组,知道他永远会出手心就可以自然地和他在一组而窃喜,无论打得多么激烈,只要你出现在球场边,他就会把球传出去然后屁颠屁颠地去热脸贴你的冷屁股。”

  张枫抬脚走近单言,单言下意识地往后又退了一步,张枫继续向前,抬起手拽住单言的校服领带,咄咄逼人地质问道:“凭什么他喜欢你!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性格又这么糟糕,有什么好值得他喜欢的!”

  单言的退路被栏杆挡住,背靠在栏杆上,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他被张枫问到了,他也不懂啊——单童为什么会喜欢自己,自己明明和他长着一模一样的脸,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越来越疏远他,甚至都不掩藏对他的厌恶,他不厌其烦地讨好自己,可自己因为嫉妒,连听他说话都会莫名地觉得生气,觉得他的讨好他的谄媚都是在炫耀,都是在嘲讽自己。

  可是不是啊,是因为,喜欢自己啊,因为喜欢,所以无论被自己多么冷淡地对待了,依然能够摆一张笑脸,下一次又贴上来。他永远不会害自己,相反,所有好的他都会给自己一份,只有一份的也会毫不犹豫地让给自己,而自己宁愿丢掉砸坏也不要他的好意。即使是这样,他却只会沮丧片刻,然后开开玩笑把自己渡过去,下次照旧。

  单言眼眶有点酸,看着张枫,什么也说不出来,张枫却突然

章节目录